五月 012011
 

由minara編寫,轉載請告知並保留妄想的境界連結:minara.ktx.tw

不保證內容的正確性,有抓到錯請告知,謝謝。

人名採自我流翻法,看不順眼的人請愛用取代功能。


遺棄領域ヴァイルピークス
The Vile Peaks – Cocoon Deadlands


(雷霆恢復意識緩緩爬起來,看到身旁仍昏迷的霍普,試著叫醒他時,軍犬出現)
(往旁邊一看,香草倒在薩茲身上,兩個人都沒有反應,雷霆拿起武器…)

香草:(搖薩茲)喂!
.   (搖霍普)起來~
   (兩個人醒來,香草指著前面)那個(跑過去)

薩茲:喂!別亂來!(跟著起身)

(兩個人站到雷霆身後)

薩茲:得保護小鬼才行

(戰鬥)


香草:結束了~(就地坐下來休息)

薩茲:唉呀呀……(跟著找地方坐下來)

(雷霆走掉)

薩茲:已經要走了?

雷霆:追兵來了

薩茲:那種事情我也知道,我可是外行人耶
.   不可能跟上你的速度啦

雷霆:你還有精力發牢騷嘛(走掉)

霍普:(走向香草和薩茲)那個--

薩茲:那邊比較有保障喔(指雷霆)

霍普:不好意思(跟上去)

香草:(站起來)吶,逃跑吧

薩茲:逃跑也沒什麼用啊……
.   繭裡全部都是我們的敵人(霍普正爬過障礙物)
.   不管跑到哪裡都只有被追趕的份
.   反正已經直達屍骸之路了

香草:人還好好的喔
.   不可以輕易放棄!

薩茲:說不能放棄--
.   這世上有些事情是怎麼努力都沒用的
.   (霍普跳下有點高度的障礙物)
.   小鬼是不會懂的吧

香草:我才不懂
.   因為是小鬼嘛!

薩茲:嘛,和小鬼一起迷路也沒辦法
.   (拍一下香草)逃跑吧

香草:恩(推著薩茲往前走)


(要往前走時路卻斷掉了)

薩茲:前方一片黑暗嗎?

香草:可是--
.   不會覺得孤單對吧?


(回想)

(放煙火時,香草也在臨海都市裡)

-第11日 臨海都市波達姆-

士官長:你在做什麼啊,法隆中士
.    在和煙火許願嗎?你這樣還算是軍人嗎

雷霆:非常抱歉,士官長。我對會場警備感到厭倦了(鞠躬)

士官長:對你來說是很無聊的工作吧。今天你已經可以回去了

雷霆:不……

士官長:在附近的異跡裡PSICOM好像發現了什麼
.    他們說我們警備軍很礙事所以要撤收
.    你看,之前エウリーデ峽谷的ブラント那裡發生意外--
.    (往旁邊一看,是PSICOM的人)
.    PSICOM那伙人非常有幹勁啊

雷霆:也就是說不是意外而是事件嗎
.   --下界引起的

士官長:(苦笑一下)明天休假吧?

雷霆:恩,因為是生日,我妹妹無論如何都要我休假

士官長:21歲吧?
.    我的禮物就是士官後補課程的推薦信

雷霆:士官長……

士官長:升官後你妹妹也會高興的。年輕人只想著未來就好
.    不要管多餘的事情

雷霆:和下界的事情有關的話--

士官長:恩,不會有好事,你妹妹也會難過的
.    喔!看那裡!(指)

〝士官長,你是對的--〞

 


 

(雷霆結束回想,看到霍普追過來)

雷霆:其他人呢?

霍普:大概之後會跟上
.   要等嗎?

雷霆:他們打算跟上來的話就會跟上來

 


 

(走一走沒路了,體力沒那麼好的霍普喘著坐在旁邊)

霍普:走這條路沒問題吧?
.   雷霆小姐對這一帶很熟悉嗎?

雷霆:因為軍方的任務來過好幾次

霍普:任務……不是流放吧

雷霆:主導流放的是PSICOM
.   軍方組織分成兩塊
.   聖府直屬的公安情報司令部PSICOM--
.   和其他大量的警備軍
.   我是警備軍,隸屬於ボーダム團

霍普:請等一下
你明明和流放沒關係,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雷霆:搭車過來的

 


 

-第13日 波達姆車站-

「請依序排在後面」
「流放對象者的各位」
「請遵從指示,不要弄亂隊伍」
「行李在到達下界後就會歸還」
(突然有騷動)
「喂住手!」(直接開槍)
「請不要離開隊伍,這是為了各位的安全」

(雷霆走向士兵)

「警備軍有什麼事?」
「這個作戰是PSICOM所管轄的」

雷霆:所以來拜託你
讓我搭車,流放我

「即使是波達姆的居民,只要是和聖府或軍方有關係的人就不用流放」

雷霆:(將軍刀交給士兵)這樣就退役了

「去排隊!」

(雷霆排到最後,薩茲跟在她後面)

薩茲:大姊,大姊啊?
.   你是什麼人?

雷霆:自願流放的人

薩茲:可是你的眼神可不像是會乖乖被流放啊

雷霆:討厭麻煩的話就去搭下一班車吧

薩茲:(自言自語)都現在這個時候了,能讓我同乘嗎

〝要在關住賽拉的異跡被送往下界前救出她
. 我想搭上流放列車的話就有救人的機會〞

 


 

霍普:為了救出妹妹自己……
.   好偉大,我的話絕對做不到

雷霆:不是做不做得的問題
.   只能放手去做的話,就去做而已

霍普:因為你很強悍才能說出這種話

雷霆:(嘆氣)

霍普:雷霆小姐!?

(雷霆已經爬上斷崖跳過去,身影消失)

霍普:(坐回剛剛的位置)媽媽……

 


 

(薩茲和香草這邊)

香草:要往哪裡去呢
.   嘿依~咻(爬上去)

薩茲:還真像大叔
.   (一看剛好看到香草的屁股面對自己,小陸行鳥飛過去擋住視線)
.   (努力爬上去)嘿依-咻
.   (喘)像大叔的是老爹啊……

 


 

(看到機器)

薩茲:根本沒看過這種機器啊
.   這裡嗎?(機器動起來,道路出現)
.   和我想的一樣啦

 


 

薩茲:這次是這個嗎?
.   (沒反應)奇怪?
.   (前面障礙物突然爆開)--大概就是這樣啦

 


 

(兩人找到霍普)

香草:找~到你了!

薩茲:大姊呢?

(霍普看向斷崖)

薩茲:……真不留情啊(想安慰霍普卻被拍開)

霍普:夠了
.   怎麼樣都沒有用啊
.   跟不上也回不去
.   我受夠了……

香草:一起加油吧
.   回家去吧

霍普:就算回去了……媽媽也!

香草:你爸爸呢?

 


 

-第11日  臨海都市波達姆-

(霍普和媽媽一起看著煙火)

諾拉:霍普不許願嗎?

霍普:會實現願望、傳說中的煙火?
.   那是迷信啊,媽媽還真像小女孩

諾拉:小女孩不好嗎~(抱住兒子)

霍普:許了什麼願?

諾拉:希望明年……爸爸也能一起來

霍普:(掙脫媽媽)才不要,爸爸他不在比較好

〝那天晚上,在波達姆異跡發現了法路西
. 隔天聖府就封鎖了城市,也沒辦法回去Palumpolum了--〞

 


 

霍普:之後就被強迫搭上流放列車
.   媽媽拼命著
.   不管怎麼樣都要回家去所以戰鬥--
.   是被迫參加的,冰雪他
.   是他的錯

香草:回去吧,吶?
.   爸爸在擔心你喔

霍普:那無所謂
.   就算是爸爸,反正我的事情

薩茲:會有不擔心的父母嗎……

香草:薩茲?

薩茲:沒什麼(走開,看到機器)
.   這玩意就……這樣!(動起來)
.   還來得及
.   回家去吧
.   你老爸一定會很高興的

 


 

香草:那個是……

薩茲:下界的船

香草:攻擊到這裡了啊?

薩茲:才沒有到這裡
.   不管是戰爭時還是那之後--
.   下界的軍力都沒有進入到繭中過
.   只是傷害了外殼後就被聖府的法路西趕走了
.   --歷史課時都在睡覺嗎?

香草:是啊
.   那為什麼會有下界的東西?

霍普:因為默示戰爭的影響,就像ハングドエッジ一樣--
.   靠近外殼的部份沒辦法住人了
.   法路西就在那裡把從下界來的異物拉出來,
.   在繭中創造新的土地
.   --這些垃圾就是那個時候剩下來的東西

薩茲:垃圾中就有下界的法路西之類的--
.   多餘的東西也混進去了

香草:……說得也是

 


 

(看到雷霆)

薩茲:等一下

香草:一起走吧!

(雷霆轉頭就走)

薩茲:真不坦率

 


 

薩茲:啊~這樣子!(機關啟動)
.   老爹我也蠻聰明的嘛

 


 

(突然出現巨大機器)

薩茲:什麼東西!?

雷霆:下界的兵器(架好軍刀)

薩茲:很強……吧?

雷霆:和外表看起來一樣

(戰鬥)

 


 

薩茲:下界有一大堆這種東西吧?

雷霆:誰知道,軍方也把下界的資料當成最高機密
.   現場的士兵什麼都不知道

薩茲:似乎是……不清楚敵人的事情也能戰鬥嗎?

雷霆:敵人就是敵人

薩茲:說得真簡單

雷霆:不要迷惑就行了

霍普:……不迷惑的話就能戰鬥嗎?

雷霆:所以才活下來

 


 

薩茲:我們也是有未來的

雷霆:根本看不到什麼好的未來

薩茲:也沒有目的地啊

雷霆:有(站起來往上看)
.   --在那裡

(銀白色的伊甸浮在空中)

薩茲:伊甸?
.   那不是聖府的中樞嗎
.   真勇敢。你打算一路打進去嗎(雷霆沒回話)
.   ……你瘋了嗎?

雷霆:就算一直逃亡,也只是被追殺最後變成屍骸
.   路西沒有任何地方可逃
.   那就做得像繭的敵人,咬住聖府不放

薩茲:別開玩笑了!

雷霆:恩,這不是在開玩笑
.   下界的法路西讓賽拉變成了路西
.   而沒能保護她的我也成了路西--
.   以繭的敵人的身份,被聖府追趕著
.   可是聖府裡面有什麼東西在?
.   法路西。
.   支持著繭--
.   被稱為導引人類的法路西=伊甸
.   下令執行流放的也是那傢伙吧
.   「下界的法路西」、「聖府的法路西」--
.   對法路西們來說,人類就是道具
.   我可不想做為道具結束一生

薩茲:那你打算怎麼辦

雷霆:打垮他

薩茲:就你一個人?別說這麼亂來的話
.   萬一真的很順利
.   法路西=伊甸是社會基盤的中間核心
.   那個出了什麼事的話,繭會亂七八糟的--
.   你想毀掉他嗎?
.   因為是下界的路西所以要毀掉繭嗎?

香草:不行!
.   忘掉賽拉了嗎?
.   她不是說了要保護繭嗎!
.   也許使命就是要保護--

雷霆:和使命沒有關係
.   我才不是法路西的道具
.   生存的方式由我自己決定

薩茲:……不是「求死的方法」吧?

雷霆:就算感到迷惑也只有絕望罷了
.   決定要前進的話,就不會感到迷惑了
.   --安心吧,敵人是聖府,我沒打算要毀滅世界
.   如果真的快毀掉的話,那個笨蛋會來阻止的

薩茲:要和冰雪戰鬥嗎!?下次遇到就是敵人了嗎

雷霆:你們說不定也會是那樣(離開)

〝被絕望抓住--
. 大家支離破碎的
. 雷霆的痛苦、
. 所背負的傷痛、
. --我都沒辦法去理解〞

霍普:冰雪是敵人!

〝因為我很軟弱--
. 所以把大家都捲進來了〞

香草: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薩茲:我也是

香草:(拍薩茲一下)有我跟著啊

薩茲:真讓人放心啊


霍普:請等一下(叫住雷霆)
.   我跟你去

雷霆:可沒有保護你的餘力喔

霍普:我能戰鬥,我不會迷惑的

(軍隊出現)

雷霆:是PSICOM的抹殺部隊

(軍方炸斷他們的退路)(戰鬥)


雷霆:做得很好

霍普:多謝誇獎


(香草和薩茲也看到剛剛的爆炸)

薩茲:軍隊出動了

香草:怎麼辦?

薩茲:問我怎麼辦……這個嘛……

香草:逃跑吧

薩茲:恩?

香草:逃走比較好
.   就算去幫他們,也只會越幫越忙而已

薩茲:……對喔
.   說得也是,大姊的話不會那麼簡單地被做掉


霍普:敵人還會再過來,快點走吧
.   你在意他們嗎?我想他們已經逃走了

雷霆:現在你還來得及逃走
.   和我一起走的話就只有戰鬥了
.   最後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霍普:我知道,不過我想變強
.   雷霆小姐?

雷霆:雷就好了

霍普:之後該怎麼辦?

雷霆:穿過ガプラ森林就是Palumpolum,那裡就是前往伊甸的第一步

霍普:到城市後我能帶路,我家就在Palumpolum

雷霆:不會繞過去喔

霍普:我不會回去的,路西還回去做什麼


「有路西的蹤跡嗎?」

「沒有反應,也沒有他們利用過的跡象」
「是誰!?」

(戰鬥)


霍普:PSICOM打算做什麼?

雷霆:他們認為我們打算使用下界的機械逃走吧

霍普:來試試看吧
.   ……這是什麼?

雷霆:讓開,別亂碰

霍普:不過,也許可以用

雷霆:住手!

(霍普慘叫著,機器動了)

雷霆:別添麻煩啊

霍普:停下來!停下來啦!(機器停住不動)
.   居然聽話了……
.   雷姊,這好像能動!(控制機器把前面高牆打倒開路)


(正太開機器人時間)


(摔下來)

霍普:……痛痛痛

雷霆:沒事吧
.   你要坐到什麼時候

霍普:又沒什麼關係,只是休息一下嘛

雷霆:少天真了(走)

霍普:請等一下!


(走著走著,霍普一個不注意被絆倒)

雷霆:和我想的一樣
.   你果然是個累贅
.   之後我可沒辦法保護你
.   抱歉,我沒餘力照顧你(胸口烙印開始發光)

霍普:太不負責了!這樣的話一開始就--

雷霆:別任性了!
.   世界中已經都是敵人了!(跪下)
.   光是保護自己就要很拼命了,哪能保護你!
.   礙事的傢伙全部都是敵人
.   你也要妨礙我的話--
.   那你也是敵人!

(召喚獸奧汀出現)

雷霆:這是什麼東西……?

(奧汀揮刀向霍普)

雷霆:快跑!(衝上前擋下攻擊)

(收服開始)


(雷霆跪倒在地)

霍普:雷姊!
.   下界的烙印改變了。路西的力量……就是召喚獸嗎?

雷霆:魔法啊召喚獸的……說給小孩子聽的故事是我們的同伴啊

霍普:那個--
.   我果然很礙手礙腳嗎

雷霆:(收起刀往前走)

霍普:我會努力的,所以--

雷霆:夠了
.   我會鍛鍊你的
.   剛剛很抱歉


(霍普喘吁吁的)

雷霆: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霍普:不好意思

雷霆:別在意
.   我去看看狀況,在這裡休息


(雷霆回來時,霍普已經睡著了)

霍普:媽媽……

雷霆:誰是你媽媽啊


(香草和薩茲這邊)

香草:軍隊好像沒過來

薩茲:那邊好像引住他們了

香草:霍普沒問題嗎

薩茲:那邊是往Palumpolum的路
.   不管怎麼樣,都要回家吧

香草:說得也是
.   怎麼了?

薩茲:能好好回家去就好了
.   繭裡面大家都怕下界怕得不得了
.   在這種基礎上,如果路西發起騷動的話,會怎麼樣呢

香草:明明誰都不知道下界的事情……

薩茲:因為不知道而害怕,不想去了解可怕的東西
.   人長大後就會這樣
.   我也怕得不得了
.   被詛咒的路西--
.   被殺掉也許比較好吧
.   ……抱歉

香草:沒事
.   走吧(推薩茲)


薩茲:嘿!(機關動作)
.   搞定嘍

香草:太好了


薩茲:這要小心觸電


薩茲:線路沒爛掉吧?


薩茲:下界的機械原理也是一樣的


薩茲:稍微摸摸看吧
.   有四個開關
.   你看,醒過來了!

香草:好厲害!

(又有敵人出現)

薩茲:多餘的東西也起來了啊

香草:解決他們吧!


薩茲:在這邊休息吧
.   露宿可以嗎?

香草:好~
.   可以啊-(找了一塊布鋪在地上)
.   恩~好了
.   那我先休息了~♪

薩茲:……還真能幹啊(走過去)

香草:(叫著爬起來,撿起一根東西在地上畫了一道)不能越線~!

薩茲:白痴!

香草:晚安

薩茲:快點去睡啦(在旁邊背對香草席地而睡)


(薩茲睡到一半覺得後面有東西,竟是香草跑過來睡在他後面)

薩茲:真是小鬼……


(冰雪被押送中)

牙:逃跑是沒用的

(母艦出現)

冰雪:嗚哇,好壯觀!
裡面是什麼樣子呢……

牙:別急
  你別輕舉妄動的話馬上就能進去了
  當個乖孩子啊

冰雪:這我沒辦法保證

牙:真有氣勢,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呢?


(內部,冰雪被押進去)

「準將要過來了」

聖府警備軍 リンドブルム
Sanctum Guardian Corps – The Lindblum

「停!」

雷因斯:你就是冰雪嗎
    我是席德‧雷因斯。接掌這個部隊

冰雪:……感謝你熱情的護送

雷因斯:不好意思
    有些事情想問你(賽拉的水晶運過來)
    和傳說一致的話--
    也就是說她完成了使命吧
 
冰雪:賽拉!(一掙扎就被牙姊擋住)

雷因斯:以被詛咒的「下界路西」的身份完成了使命

冰雪:你想說賽拉是繭的敵人嗎!?

雷因斯:很多人是這麼認為的
    關於下界,我們其實一無所知
    為了繭,我想了解你們的真相

冰雪:為了繭?
   就算是路西也是繭的人
   把那些人趕出去,連沒關係的人也流放掉
   這就是為了繭嗎!?

雷因斯:那是聖府的作法
    正因為不了解,人們才會害怕
    在下界的恐懼感接二連三發生下,市民也已經快到極限了
    所以聖府提出接下來的計畫
    就是路西的公開處刑
    反正市民什麼都不知道
    只要讓他們恐懼的來源在面前消失的話,就能安撫他們

冰雪:(掙脫兩旁的士兵,不過馬上被牙姊踹倒)

雷因斯:其他路西的資料都已經在聖府手中了
   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冰雪:他們才不會被抓住

雷因斯:那就只有請你協助我們了

冰雪:賽拉……


-第7日 臨海都市波達姆-

冰雪:你在開玩笑吧?

賽拉:我說真的

冰雪:就算你突然說什麼「分手吧」-
   分開也不壞啦
   遇見你之前一直都是這樣子
   不過我遇見你了
   也讓我知道和一個人比起來在一起比較幸福
   現在絕對沒辦法一個人過下去

賽拉:別擅自決定……

冰雪:就這麼想分手?

賽拉:不是想分手是要分手
   今天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總之別再纏著我了!

冰雪:……發生什麼事了?至少跟我說理由吧
   我不好的話就說嘛

賽拉:好吧(拉開手臂上的繃帶)
   你看……
   下界的烙印
   我成為路西了
   繭的敵人……
   人類的敵人。

冰雪:(跪在地上)

賽拉:這樣你懂了嗎?
   你也是敵人
   永別了(哭著走掉)

冰雪:(搥地面大喊賽拉後追上去)


冰雪:賽拉,你在哪裡?


(找到賽拉)

冰雪:賽拉!(拉住賽拉的手)
   使命呢!?
   路西就有使命吧!
   我也來幫忙,不管是什麼我都做!一起來吧!

賽拉:(想掙開卻被抓緊緊)不行!在一起的話聖府會--

冰雪:我只要在一起就好了!不管會怎麼樣!
   現在絕對沒辦法一個人過下去

賽拉:……我不知道
   不知道使命是什麼,就這樣變成怪物--(被抱住)

冰雪:絕對會救你,永遠都會保護你
   找出使命,一起完成吧

賽拉:恩(抱住冰雪)
   和傳說一樣的話……
   完成使命後是水晶喔

冰雪:沒事的
   「完成使命的路西會成為水晶,得到永生」
   都說了「永生」,不可能會死
   一定有辦法的

賽拉:恩

冰雪: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

〝就算只能等死了,我想賽拉也一定……
 會戰鬥到最後〞


→第5章

 Posted by at 14:53:28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