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52012
 

クリア
CV:佐和真中

好我知道應該很多人都看這種發言看到很煩了,
但我也要跟著喊一下
Clear真的是天使!!!(激動)

原本是想說Clear不算是寫的很好的路線啦…
不過為了寫感想我又再跑了一次Clear線,重跑的感想是…
這是一個很纖細的故事。
如果電波剛好有對到,真的理解Clear怎麼想的,大概除了覺得步調趕了一點之外,可能會到神路線的等級?
我覺得能因這個路線而感動的人應該都是很纖細的人吧;
而神經粗如我,第一次看完後真的只覺得
「啊~Clear好可愛~不過好多地方都讓人想吐槽啊!!」
甚至有些部份我看了三次左右才略略參透一點(遠

下面捏他八雷全開啦>_O+
因為很喜歡所以一部份的對話我直接翻遊戲內容,請鞭小力一點

從天而降,戴著防毒面具撐著透明雨傘,堅持蒼葉就是自己的主人,天然又電波負責搞笑。
從頭到尾講話很有禮貌但是內容整個歡樂這點深深打到我XDD
這邊來講一下我所謂的纖細吧。
像是Clear的防毒面具啦、手套啦。
臉遮起來用防毒面具就算了,手套真的有很強烈的「隔離」感。
我講的纖細就是由這種小小的暗示堆起來的。

接下來就照著故事的流程走,因為是喜歡的角色會寫的仔細一點。

一開始就很明確的告訴大家,這是個搞笑角色,在共通線的突入廢棄處理工廠時,給了Clear相當有魄力的美漫式演出,

結果卻是…

暴力はいけません~!
這邊畫面上的東西都會動,看起來挺有趣的

Clear線一開始就是官網有放出的那張…裸體圍裙。
進入白金監獄(Platinum Jail)找到地方住下的隔天蒼葉醒來,先是覺得原本就很乾淨的客房好像又變得更閃亮了(應該是類似打過蠟之類的吧…),出了房間聞到食物的香氣…然後看到只穿著圍裙的Clear在做菜。
蒼葉的反應也很妙,直接打下去了(啊啦啦)
是說Clear家事萬能,做菜也很好吃,蒼葉你真的不考慮反攻一下嗎(?)

Clear的重點就面具底下的東西,以及Clear的真實身份。

先提一下這一段好了w
蒼葉看Clear睡著了一時好奇想揭下面具看看,但馬上被Clear的手抓住。(是說Clear那個睡覺的聲音有夠棒讀耶…到底是不是不用睡啊…)

Master,你想看這個面具的下面嗎?
诶?…嘛,是啊。被藏起來的東西總會讓人好奇吧。不過你無論如何都不要的話那就算了。
不,沒有關係。如果Master想看的話那就讓你看吧。
Clear放開我的手後突然站了起來,一隻手扶在面具的邊緣。
該不會…真的要讓我看吧?
我有點緊張地盯著Clear的面具看。

將將~!

看到這邊時我好想砍Clear…好想打他(遠)

關於Clear的面具嘛…故事中營造了一個讓他非脫面具不可的狀況。
在白金監獄裡收集情報時,不小心(?)遇到了小混混,因為對方對蒼葉出手,Clear也就打回去,結果之後被尋仇…
嘛,舊住民區就算了,號稱高級主題樂園的白金監獄為什麼會有黑道這種東西啊!!
總之尋仇的時候,對方倒硫酸進Clear的面具,都聞到了皮膚頭髮類燒焦的聲音,Clear卻依然像沒事人一樣。蒼葉急著要Clear把面具脫下來清洗之類的,但這舉動卻讓Clear逃掉。

Clear不拿下面具的理由是以前跟他一起生活的爺爺要他戴上面具,絕對不可以拿下來,因為Clear的臉跟一般人不一樣。害怕拿下面具後會改變蒼葉的觀感,害怕面具下的自己很可怕,所以不拿下來。
因為有擔心身體這個原因在,好說歹說終於讓Clear拿下面具…面具下完全沒有傷痕,是個普通的(?)美男子。
其實我期待著Clear面具下的東西很獵奇的…(遠)

從Clear拿下面具以後,前面歡樂的氣氛就蕩然無存了。

先是Clear問蒼葉的生死觀。
這邊就是我反複看了三次的地方,因為這段是後來Clear用來否定東江人生觀的根據,但老實說我在看他反駁東江時完全不覺得蒼葉有講了這麼了不起的話…
不如說我的印象只有一個跟告白很像句子XD(Clear電波跳躍性思考再現)
下面略翻一下。很久沒寫了不要太在意正確度…orz 雖然還是歡迎指正。語氣類的就很難重現了…orz
其實我寫到一半有點後悔因為真的好長喔喔喔喔喔…不過寫都寫了還是硬著頭皮把他寫完。

Master~
恩?
我有想問你的事情,可以問嗎?
Clear站直身體,認真地看著我。
好啊。
那麼就麻煩了。那個,我一直覺得很不可思議,你在睡覺的時候不會覺得心跳加速嗎?
…睡覺的時候?人睡覺的時候嗎?
啊,不是,應該說要睡著的瞬間嗎…你有想過如果在睡著的時候呼吸突然停止嗎?
如果隔天早上沒有醒來,就這樣在睡著的狀況下死掉的話….
……
這個唐突的問題讓我有點沒辦法反應。
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不到心跳加速地去想這麼認真吧。
這樣子嗎?為什麼?
你問我為什麼…恩~反正一般不會去想這種事情吧。
但是也沒有人能保證不會那樣,所以為什麼呢?
…….
人的壽命,人生是有限的,不會因為這樣而感到害怕嗎?
以一定有完結為前提來想的話,不會對於自己活著這件事情抱遲疑問嗎?
….Clear?
有想過自己活著是怎麼一回事嗎?
Master不會懷疑自己為什麼活著嗎?
Clear怒濤般湧來的問題讓我啞口無言。
….你在不安什麼嗎?
不安?
剛剛聽你這些話,感覺你好像非常害怕什麼東西一樣。
害怕?我嗎?沒有,我沒有在害怕什麼。
那為什麼問那些事呢?
……
Clear的臉頰上落下了睫毛纖細的影子。
好像在想自己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一樣。
….人總有一天會死。所以在那之前想盡全力高歌自己的人生,大概是這樣想的吧?
不過不管做什麼,最後人會往死亡前進這件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最後大家都會死掉…死掉的話就和機械或物品一樣了。
就算這樣在活著的時候還是想做些什麼,掙扎著。那麼,做到這種程度也想留下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自己活著的證明嗎?不過那個證明是為了什麼留下來的呢?
那不就只是單純的自我滿足嗎?
……
我沒辦法馬上回答Clear的問題。
不過我大概懂了Clear想說什麼。
為什麼活著
為了什麼而活著
死亡是怎麼一回事
有具體地知道這些事情的人嗎
又沒辦法去問死掉的人這些事情….
有人說死後是極樂世界
也有人說死後是地獄
但是沒有任何人看過那些東西。
到底哪一邊是對的,誰也不知道。
…該怎麼說呢,我也不知道。是說,我想也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不過,活著這件事我想或多或少都是自我滿足而已。
說的也是。
雖然其中也有人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別人,大致上人都希望讓自己的人生是最棒的吧。
但這樣一想,果然死亡這件事情是恐怖到讓人無法想像吧。
無法想像?
恩,自己死了以後,自己從這個世界上消滅了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就不知道了吧?
就算去想像也沒辦法確認,因為自己已經死了嘛。
所以要盡可能在自己活著的時候把自己的證明留下來。就算自己消失了,也相信自己活著的證明會活下來。
就因為死亡恐怖到無法想像才會這樣嘛,所以拼命地活著。
不過,死亡的恐怖也是因人而異的。活著也不是每天都是快樂的事情
也會發生就算死也不想遇到的討厭事情。這種時候呢,我想對某些人來說死亡也許就像是讓他從一切解放出來的東西吧。
解放嗎?
恩,大概像是把地獄使者的死亡看成是天國來的救世主那種感覺
所以一切都看自己怎麼看待。要把什麼東西想成什麼,都是自己的腦子裡的事情。
不過啊,我是覺得活著時就做些開心的事情吧。說不定明天突然就出意外死掉了。
……
Clear盯著我看,一時之間沒再說話。
看起來像是拼命想理解我的話。
….那也就是說,Master也覺得和我在一起比死要來得開心很多對嗎?
….怎麼話題跳的有點大啊,不過那也沒錯啦。

寫完只覺得難怪禪要靠領悟,這串文字看的我實在有點煩。
但總覺得很多,特別是後面Clear的言行,跟這段對話也很大的關係。
還有Clear應該是真的不用睡覺吧。
下一段人生對談(?)是Clear跟蓮爭論為什麼蓮不叫蒼葉Master。
這段我覺得是巧妙的確定了(?)蒼葉的地位比「Master」來的重要耶。

接著是發現Clear自己跑出去,蒼葉出去找時,看到了兩個跟Clear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在跟Clear講話。
雖然知道這八成是揭開Clear身世之謎(?)的橋段,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著「當看到兩個長相跟自己一樣的人死期就近了」這個都市傳說(對不起XDDDD)
Clear的真實身份是東江研發的機器人,主要的用途是唱出洗腦音樂操縱人心,看到蒼葉冒出來,Clear還叫蒼葉Master,兩台現役(?)機器覺得很好笑(預設的Master應該是東江),直接唱洗腦的染色音樂出來,因為蒼葉的特殊能力,使他對於這種洗腦的東西也異常敏感馬上動彈不得,Clear情急之下攻擊了和自己同型的機器人。之後順勢(?)和蒼葉告白了。

老實說我原本對Clear的配音沒什麼特別感想,但告白這邊真的整個感動到我…
好豔=口=!!

之後不久,蒼葉就收到了前往塔的招待函,看來是機器人回去回報了他們的事情。
雖然不管怎麼看都是陷阱,但因為也要阻止東江,蒼葉就還是去了。
這邊多補足了一些Clear身世的細節。
進去後就是Clear認Master的人生問答。
老實說我蠻喜歡東江那種遊戲人生的態度(人生如一場賭局,如果我贏了就代表上天支持我的信念,而所有的人,包含我自己,都只是這場遊戲上的一顆棋子。)
不過Clear完全不同意(我想主要是針對大家都只是道具這點)
要動手的時候,BOSS自然是之前看過的那兩隻,Clear的後繼機種,α&α2。
其實人型機器人都有設下了安全鎖,一旦他們攻擊了主人或是同類,那麼修復程式會停止,開始自壞。
之前打了α的Clear其實已經開始壞掉了所以完全打不贏,但Clear強硬的把自己腦中的安全鎖拔掉,最後唱出爺爺幫他寫的特殊程式,把洗腦歌反轉出力開到最高,產生機器人無法處理的噪音使他們行動停擺。
這時候東江已經不知道跑去哪,然後塔內響起警報。

蒼葉帶著Clear逃出塔內,知道自己已經壞得差不多修復不可能的Clear,最後的願望是觸碰蒼葉。
於是我們終於迎來了H scene。
其實我第一次看到也是心中在吐槽,這什麼風流的死法www
而且就…要用也用不起來,要哭也哭不出來,讓這段H scene變的很微妙。
我也一度覺得砍掉這段比較好,不過因為大家的spec要開一樣,要在最後結局補一個LoveLoveH喔XD

不過後來對照Clear之前問蒼葉生跟死的事情,會變成這樣好像又蠻應該的。
留下自己活著的證明嗎。

因為本作充滿著愛與糖,把Clear的屍體 (?)搬回家後,蒼葉原本打算自己獨立修復,但真的太複雜了奶奶出手幫忙修&找以前認識的研究員幫忙,一年後Clear終於回來了喔喔喔喔喔喔!!
看到那張結局CG真的蠻感動的。
然後奶奶最強。

之前發噗時講過,如果全線跑完,重新回味的時候可以設定讓Clear的面具從頭到尾都消失就好了,
但後來想想有點微妙,因為在Clear拿下面具 後,可能跟劇情也有關係,還有就是Clear本人也不太習慣沒有面具(吧),立繪的表情全部和戴著面具時氛圍差很多。戴著面具時的表情全部都用符號的動畫 來表示(像是三條線啦、愛心、小花等等),只能用三八跟生動來形容,但拿下面具後的表情…姆…特別是普通那個,看起來真的很像不認識的人(雖然本來就不認識那張臉沒錯啦…)

↑Clear表情立繪的default,老實說看起來就很…恩…不小花。

如果電波有對到的話,應該會覺得這是一個主題明確,頭尾貫通的故事吧。
機器人x生死觀這種題材並不少見,畢竟對機器人來說不太有生與死的概念,壞了可以修理,只要能源供應不成問題可以永續運作等等…從沒有的角度來看往往可以看到純粹的東西,機器人/人偶擁有心的故事也很多。
不過大部份的狀況,這種人造物都是被留下來的一方,Clear線很難得的就是Clear自己經歷了死亡,而且Clear一開始就有心。明明是機器,卻比這故事中一票有心靈創傷(?)的角色們還要人性化…Clear真的是天使。
在壞掉最後,蒼葉的那句「你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像人類」是我最喜歡的部份。

啊對還有bad end沒寫。
bad end是在Clear亂來的時候,蒼葉暴露進Clear內心,說出了要他停下來的話,於是最後的大絕招歌沒有完全發揮效果。
Clear被帶去修理、蒼葉也被拿去研究。
在蒼葉被折磨乾淨該研究的都弄完後,東江答應讓Clear陪著蒼葉。
修理過後的Clear也已經不是原本那個樣子了,願望是讓蒼葉變成機器人,所以最後的圖是看到蒼葉腿被切掉,眼睛遮起來、舌頭感覺上可能也拔掉了?的圖。
雖然只是我的妄想啦,之後應該會做出一個「很像蒼葉的人造人」,真正的蒼葉死掉,過了很久,人類被人造人統治,Clear是大魔王之類的,然後要解決掉他的解在蒼葉人造人身上之類…這什麼鬼XD

最後…Clear的爺爺真的,請讓我尊稱你一聲紳士吧。
把Vocaloid美男子帶回家養,教育成家事萬能之外,還教會了他膝枕(參見Amazon店鋪特典、Cool-B的Clear短篇故事)、告訴他裸圍裙跟親手做的菜是男人的浪漫。
爺爺太神了,真的太神了…
所以為什麼Clear是攻啊…怎麼看都是個好太太啊XD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