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02011
 

由minara編寫,轉載請告知並保留妄想的境界連結:minara.ktx.tw

不保證內容的正確性,有抓到錯請告知,謝謝。

人名採自我流翻法,看不順眼的人請愛用取代功能。


異境大陸 グラン=パルス
Gran Pulse – Terra Incognita


(飛船通過隧道後豁然開朗,是Pulse)

香草:做到了耶!

薩茲:技術很棒吧?

(空中的生物撞過來)

牙:在玩呢

雷霆:真會給人添麻煩

香草:這種事常有喔

牙:把我們當食物嗎

薩茲:想吃路西嗎

雷霆:笑不出來啊

(飛行船被直擊,大家掉出船外)

冰雪:牙,把他叫出來!

牙:包在我身上!(往下跳,在雷霆協助下召喚巴哈姆特)
.  過來!(和雷霆一起跳上巴哈姆特)
.  走嘍(往下飛)

薩茲:喂!這裡!(被接住)

香草:(抓著霍普)還好嗎

霍普:怎麼可能!

牙:(飛過來)抓住!

(飛行船墜地)

牙:歡迎來到Gran Pulse


荒涼又虛幻
維持原始面貌的世界--
Gran Pulse

這片土地上,發生著法路西帶來的天變地動,還有殘酷的生存競爭
這裡不存在神明的慈悲
只有通過試鍊的人,才能生存的地方
雷因斯說過
「要從這個沒有神的世界,再度喚回神」
這就是繭的法路西們真正的目的
人是獻給神的祭品
當繭毀滅時,神就會再次甦醒--
可是那是拯救我們的神嗎?

神創造了法路西,追求神的法路西製造了路西
這樣的話,我們能創造什麼呢……
雖然有著使命,但也抱持著反抗他的心
我們能做的事情,一定--


(香草醒來)

牙:你做夢了嗎?

香草:恩,有點長呢

(薩茲、冰雪、雷霆走過來)

薩茲:終於回來了

香草:歡迎回來

牙:辛苦了,今天的收獲是?

雷霆:還是一樣沒有看到人
.   出現的只有魔物和腐朽的建築物

冰雪:這一帶已經都探索過了
.   霍普呢?

牙:他的話和小陸行鳥一起去找食物--
(小陸行鳥飛過來)

薩茲:你一個人嗎?

(小陸行鳥跳跳跳,跳到香草手上)

香草:……烙印?

冰雪:走吧


(看到霍普倒在地上)

(晚上,霍普還是沒有醒來)

冰雪:難不成是極限了嗎!

薩茲:你以為我們離開繭多久了?

.   不管去哪裡都沒有人,也沒有關於路西的線索!
.   就算這樣,他還是做得很好不是嗎

香草:還有路可以走
.   去那裡的話--

牙:香草!
.  ……這樣好嗎?

雷霆:什麼都沒有找到的話……就結束了喔

霍普:一切開始的地方……Oreba鄉
.   讓我們變成路西的法路西沉睡的場所……

.   香草小姐她們的故鄉
.   那裡的話
.   也許還留著阻止刻印的線索

牙:到的了的話

霍普:你們先走吧

香草:不會丟下你的

霍普:我沒事的
.   我已經從大家那裡得到……自己也能戰鬥的強悍(站起來,站不穩)

冰雪:全部都由我來擔,我不是和你在パルムポルム約好了嗎?

霍普:……我還是會害怕

雷霆:大家都一樣,是背負相同痛苦的同伴不是嗎?

霍普:因為是同伴我才不要,我不要傷害別人,也不要讓人去傷害別人……!
.   所以,乾脆就在這裡……(烙印發光)
.   (召喚獸出現)

牙:絕望之後是死神出現啊

雷霆:不……相反
.   霍普!

.   你身體中也沉睡着這種力量
.   所以你放棄的時候這傢伙就出現了

牙:原來如此,這傢伙是被引誘來的
有閒功夫後悔的話,就先通過這個試練吧!

霍普:我的力量……?
.   (走向前,拿出武器)

(收服開始)


薩茲:得到了個大傢伙啊

霍普:我覺得召喚獸是基於「死」而拯救人的,可是--
.   是來給靠不住的我們當頭棒喝的

冰雪:是給在逞強的你吧?

霍普:之後我會稍微撒嬌一點的……

香草:(抱住霍普)我說過了,在Gran Pulse,大家都是一家人
.   就算你不要也會一直在一起喔

薩茲:就算到地獄也是啊

牙:這裡才不是地獄

雷霆:下定決心了吧

就算什麼都沒有改變
也許前方依然被高牆擋住去路
不過走到這條路的終點吧
尋求著數百年不見的故鄉,以及失去的光芒
我們最後的旅行開始了--


(大草原)

霍普:我們走吧

(石碑在經過時立了起來)

香草:這個石碑……

雷霆:你知道嗎?

牙:可以說是屍骸的一種,是他變成的

雷霆:屍骸?

香草:不要緊的,已經沒辦法動了
.   沒有完成使命的路西會成為屍骸在荒野上徘徊著
.   屍骸不久後耗盡力量,成為石頭
.   不過,就算變成這樣,還是無法忘記使命

牙:他和路西這麼說「請代替我完成使命」

薩茲:懷抱著無法完成的遺憾……無法安心超度啊

冰雪:聽聽這傢伙的願望吧,我不覺得是別人的事
.   如果我們也變成屍骸的話,也許也會變成這樣

薩茲:什麼,太悲觀了吧,真不像你

雷霆:為了別人赴湯蹈火很像冰雪啊


(看到遺跡)

牙:真是奇怪啊

.  我一直被教導總有一天要打倒住在繭裡的惡魔
.  可是,為了戰鬥被選上的我們居然要和繭裡的人一起回去Oreba

香草:那個時候完全想不到呢

薩茲:最初的使命時?

香草:都來這裡了就說吧
.   大概在幾百年前,我和牙一起和繭戰鬥
.   戰鬥時,我成為了Ragnarok……
.   傷害了繭

冰雪:果然很難過吧……?

香草:記憶很模糊

霍普:繭裡傳說的默示戰爭是基於那個做出來的吧

牙:自己太沒用了
.  變成水晶之後,重要的記憶都沒了
.  而且這次還成為成不了事的路西

香草:是我的錯,我害很多人死掉了

雷霆:現在就讓他沉睡吧(看著遺跡)


(霍普看著眼前Gran Pulse的景色,香草緩緩走過去)

香草:在煩惱的少年?

霍普:(驚)我在想一點事情

香草:什麼?什麼?很難的事情嗎?

霍普:(搖搖頭)只是很驚訝而已
.   Gran Pulse的天空、樹木、味道,還有光線……
.   在繭的時候,完全沒想像過有這種世界存在
.   可是,現在我就在這裡

.   沒有去看煙火的話、流放的時候我沒有坐在那裡的話
.   只要缺了一環,我就不會看到這片景色

香草:霍普一定會來這裡的,因為我們說好了嘛?(右手翹起小指)
.   要一起去看Gran Pulse

霍普:咦……什麼時候?

香草:那,出生之前(拉過霍普的手,讓兩個人小指勾在一起)

霍普:那是什麼啊……

香草:因為說太多謊所以忘掉了

霍普:我覺得一開始說謊也沒關係
.   害怕前方的事情,所以說給自己聽
.   為了保護誰,而說了出口
.   也有些事情,一開始大家相信著,但後來發現是假的
.   我想重要的是這之後該做什麼
.   至於真正的事實,自己創造就好了
.   像是剛剛的事情,雖然忘記了
.   可是也許在繭中、Gran Pulse裡約好了也說不一定

香草:謝謝你

霍普:所以,請你笑著吧
.   我很喜歡你的笑容

香草:(驚訝的看著霍普,捧住臉轉過身)咦~~

霍普:(笑到直不起腰)

香草:……被取笑了?

霍普:我們扯平了(笑著跑掉)

(香草生氣的追上去)


マハーバラ坑道

牙:是法路西拓開的道路

香草:現在在開拓別的土地嗎

霍普:好像和繭的法路西感覺不太一樣
.   該說不管週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

牙:大概吧
.  只是,我們就是這樣才能利用土地,開創村子
.  和法路西一起生活這點,和繭是一樣的

薩茲:程度不一樣啊

雷霆:這麼寬廣的話,不管怎麼樣都有路走吧


(走到最底時,突然發生強烈地震)

冰雪:大家,小心一點。

(看到巨大的圓盤型物體高速滾下)

薩茲:真了不得……

冰雪:那是法路西吧?

香草:對,他開拓了新的道路

冰雪:打開新的道路嗎,那就和我們一樣啦
.   好! 就讓我們搭上他吧

香草:你已經習慣Gran Pulse的作風了呢


(走出洞窟)

香草:(走向一叢白花)你還記得這種花嗎?

牙:恩……在Oerba村開著的吧

香草:……馬上就到了呢

牙:Gran Pulse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我

香草:咦?

牙:就是我,那個時候成為了Ragnarok,傷害了繭。Gran Pulse會變成這樣也是我的原故

香草:……你在說什麼?

牙:我想起來了。完成使命那個時候的事情,全部。

香草:不會吧……(腿上的烙印開始發光)

牙:大家都是因為我……

香草:不對!(烙印發出強光)

牙:香草!(兩人腳下出現召喚獸)
.  你動搖了,果然說中了嘛

香草:那,你說你想起來了是……

牙:說謊是彼此彼此。你全部都記得吧

香草:那不是牙的錯!

牙:抱歉,有話能等等再說嗎

(收服開始!)


牙:我就覺得奇怪

.  到了繭以後,你好像一直在害怕使命
.  可是,聽了雷因斯的話以後我就懂了
.  你知道的,Ragnarok就是破壞一切的力量

香草:是我太狡猾了……討厭的事情全部推給牙……

牙:所以你就瞞著我啊!
.  你以為這樣我會高興嗎!?
.  不管什麼都當成自己的錯……(握起拳頭作勢要打)

(香草閉上眼睛低下了頭,牙卻只是輕輕在頭上敲了一下)

牙:抱歉,讓我抱一下吧(扶住香草的肩膀)
.  不要再一個人承擔了

香草:對不起

牙:(抱住哭泣的香草)想哭的是我吧
.  家人也增加了,這次再錯過的話,可不原諒你喔?


薩茲:沒有路了啊
.   新的路是通到哪裡去呢

(此時候面傳來霍普的叫聲,他坐在一具巨大機器上)
霍普:停! 停下來!

雷霆:讓人想起ヴァイルピークス的事情啊

(霍普和機器一起摔下來,跌在地上)

雷霆:霍普,快逃!(滾滾法路西出現!)
.   (在快碰到霍普時,一架機械出現)
.   想擋住他嗎!?加油啊!
.   (接著更多機械出現)

.   什麼!?

冰雪:好厲害! 停下來了

薩茲:是個好教訓啊
.   就算對手是法路西,只要同心協力就能面對,
.   我們也是一樣

牙:真愛說教啊,大叔
.  在那傢伙停下來的時候,快坐上去吧。


(冰雪透過賽拉留下來的水晶望著繭)

香草:是法術嗎?

冰雪:和賽拉一起看著,繭和我們都沒事的樣子

(冰雪將水晶遞給香草,香草學著冰雪之前的方式看著繭)

香草:好漂亮……

賽拉,你那個時候也真的在哭嗎?


-第9日 香草的回憶-

如果使命是破壞這種景色的話--
不要完成使命變成屍骸還比較好

可是,有因為我而被捲入,變成了路西的人在

賽拉:傷不要緊了嗎

香草:(點點頭)謝謝你幫我包紮(坐到賽拉旁邊)
.   不過,這樣好嗎?
.   第一次見面而已,我就這麼給你添麻煩

賽拉:我也喜歡這裡嘛

香草:吶,賽拉,還會再見面吧

賽拉:……恩

香草:我其實是追著別人來到這裡的
.   也有事情想對她道歉……
.   但是,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勇氣--

賽拉:很難過嗎?

香草:恩,在夢裡也會變成夢魘

賽拉:現實很難受的話,逃避也沒關係喔
.   離開後再回去看的話,會意外的很簡單就能跨越喔--

香草:希望的觀測?

賽拉:該說是實驗嗎
.   我也會做惡夢……

香草:什麼樣的?

賽拉:不要笑我喔
.   是我毀滅世界的夢
.   因為很害怕……所以想一個人
.   因為現實太痛苦了 想逃避
.   可是呢,他追了上來
.   托他的福我才發現

.   讓自己一個人,讓留下來的人哭泣,並不是什麼溫柔
.   一起突破的話
.   才真的是珍惜對方的做法
.   只要有大家在,我就一定能跨越

香草:我會支持你的

賽拉:那,我也是
.   希望香草能夠好好和他道歉(伸出手)

香草:(握住賽拉被繃帶包住的印記)對不起

.   (跪了下來)對不起……?
.   ……我該怎麼說才好呢?

賽拉:不能和我道歉啦
.   要講給香草重要的人聽才行吧 吶?


冰雪:你見過賽拉?

香草:因為我隱瞞自己的使命,讓賽拉成為路西……
.   雖然想好好和他道歉,可是……

冰雪:你以後再說就好啦

香草:恩……一定

冰雪:很好

香草:我想賽拉也看到Ragnarok的影像了
.   所以戴斯利所說的賽拉使命的解釋是假的
.   賽拉一定能跨越的
.   她是因為把繭託付給我們才變成水晶的!

冰雪:恩,我相信


(湖旁)
(出現了巨大的怪魚)

牙:法路西的地盤嗎?

香草:好像是保護水源的法路西

牙:大概覺得我們是來破壞的吧

薩茲:這樣的話,我們趕快離開比較

(怪魚發強光)

霍普:好像已經來不及了……

冰雪:不是好對付的對手呢

雷霆:那種身體應該很遲鈍,到了陸地上的話--
.   (陸塊移動 怪物出現)

牙:比起和法路西打好多了


(走到途中大家提議休息,這邊對話依照隊伍成員而定)


雷霆:賽拉呢?

冰雪:一直在哭
.   不管哪邊都很遙遠啊

.   賽拉有話想說(將水晶交給雷霆)
.   別說教了,對她好一點,恩?

雷霆:(突然對冰雪揮出一劍)
.   回去以後,打算對我做什麼?

冰雪:大姊?

雷霆:賽拉是這麼說的

冰雪:不要嚇我啊

雷霆:結婚典禮,對吧?

.   好好接著。(把水晶拋向冰雪)

冰雪:這是最後的眼淚了。
.   我一輩子都不會讓她哭的

雷霆:那當然

冰雪:還能 見到面吧

雷霆:(拳頭抵在冰雪背後)不對吧
.   給我只看著前面

.   「一定會再見面的」對吧
.   讓她見到夢想的,是你啊。

冰雪:大姊……?
.   把一切都結束掉,然後一起去接她吧


香草:過了這裡以後就是Oerba村了

冰雪:馬上就是故鄉啦

香草:恩

薩茲:(看著附近盤旋著的飛龍)這群東西很麻煩呢

(此時一隻(?)東西掠過眾人眼前)

香草:是法路西!

霍普:竟然是法路西的居處,真的很麻煩呢

雷霆:麻煩事早就習慣了不是嗎?

(法路西在空中繞行一圈,週遭的飛龍紛紛墜落)


テージンタワー

香草:剛剛有聽到什麼東西吧

(眾人看向塔中間的巨大雕像)

薩茲:該不會是這個吧

霍普:是什麼呢,腦中浮現話語--

牙:是這麼說的
.  「此乃棲息著暴虐之物之塔,盡速離去」

香草:我們一定要走過這裡
.   拜託你,讓我們過去吧

牙:「向吾等請求之人,再會了,吾將開拓道路」

(雕像動作改變,整個塔的中心也開始旋轉)

冰雪:讓我們過去了啊

霍普:說不定是陷阱

薩茲:是啊,不過也只能爬上去了

牙:恩,路只有這條,只能衝了


(走在塔中時,法路西突然冒出來,一個盤旋,又破壞了塔的一部份)
(因為塔被破壞,出現了新的通路)


(六樓時,法路西又出現)

薩茲:喂 給我差不多……

(巨大石雕出現 將法路西擊退)

霍普:又被救了呢

香草:這次是什麼?

(石雕開啟了新的路)

香草:消失了……

冰雪:都被救了 就走吧


(テージンタワー:破獄の天楼)

冰雪:喂 看那裡

霍普:樣子好奇怪

牙:因為屁股被削掉就變弱了嗎

冰雪:很想打的樣子啊


(打倒後)

牙:你們看

(巨大雕像出現)

香草:呵呵,他在道謝

牙:「解放了吾等」
.  「現在出征,討伐徬徨的邪惡」

霍普:也就是說剛剛那種怪物還有別隻嗎?

雷霆:似乎是,看來就在Gran Pulse的某處

薩茲:居然已經走了
.   明明那麼大 還不幫我們

牙:也許是用他們的方法戰鬥吧,
.  為了守護好Gran Pulse

雷霆:我們也會戰鬥的,用我們的方法

霍普:這前面就是Oerba鄉吧

香草:恩

冰雪:是怎麼樣的地方?

香草:雖然不大,可是被綠意環繞、溫暖的故鄉

牙:在法路西的旁邊有一片花田嘛

薩茲:這樣的話……這下

雷霆:要等一下嗎

香草:我想好好的看看……
.   (往下看後)
.   什麼都沒有……

牙:沒有顏色的世界
.  全部都是一場空嗎,停止烙印的方法--

冰雪:一定還有路可以走的

霍普:確認到最後吧,我們就是為此而來的
.   因為自己的決定……而到了這裡

香草:夢想……真的能成真嗎?

霍普:(握住香草的手)相信吧

雷霆:看著前方就好

牙:我知道

(大家都往前走,牙卻仍站在邊緣凝視遠方,薩茲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要他快跟上)


薩茲:搭上這個的話 就能輕鬆前進了吧

冰雪:搭上去吧,大叔的腿和腰很讓人擔心呢

薩茲:真貼心啊,你這小子


(Oerba鄉)

霍普:香草的家在?

香草:……全~部都是我們的家喔

牙:村子裡的大家都住在這裡

冰雪:大家族啊?

薩茲:故鄉也有很多種啊

香草:(輕輕結了手勢)……我回來了


霍普:在村子裡繞一圈看看吧

香草:是啊,找找看停止烙印的線索吧

薩茲:不只是找啊,

.   要讓迎接自己的故鄉看看自己有精神的樣子


??:RAGNAROK
.   憤怒之日
.   Pulse的路西
.   服從自己的命運,毀壞樂園
.   讓死者的魂魄發出光輝--
.   引導永遠沉睡著的神
.   可悲的迷子,RAGNAROK

.   讓死者的魂魄發出光輝
.   引導天神
.   RAGNAROK

(賽拉出現在大家眼前)

冰雪:賽拉……?為什麼……?

賽拉:我在等著,等著讓他醒來的人
.   (抱住冰雪)
.   沉睡的期間,我一直能感覺到

.   一起想著該如何拯救繭

冰雪:賽拉……?(推開)

賽拉:你知道吧
.   引發奇蹟的救贖之神,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   所以我們才要呼喚
.   破壞掉歐凡--
.   拯救世界

雷霆:住口!(想拔刀)

賽拉:你做不到的,因為姊姊很溫柔啊……
.   對吧,エクレール姊姊

冰雪:滾開
.   賽拉她…是和我們一起看著前方的!
.   (賽拉發出強光,變成戴斯利)

戴斯利:結果就是,這樣

冰雪:你這混帳!(揮拳想打卻撲空)

戴斯利:追求著幻影,持續背叛法路西

.    結果,你們想要保護的繭,無法得到任何救贖,只能迎向毀滅

雷霆:不會讓法路西破壞繭的

戴斯利:毀滅繭的是人
.    繭長久以來守護著人們的安全和和平
.    保護到了無微不至的程度
.    也就因為這樣,對於和自己不一樣的「異物」感到恐懼與憎恨
.    只要一點點刺激,就能養育到像要爆發一樣。
.    破滅的種子,現在已經發芽了。

雷霆:你想對繭做什麼?

戴斯利:讓雷因斯代替我,坐上聖府代表的位置

冰雪:雷因斯還活著嗎!?

戴斯利:做為道具,適當的活動,讓他醒過來罷了
.    裡面早就壞掉了
.    只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騎兵隊,應該把他當成是背叛者吧
.    「他也被法路西奪走了嗎」
.    這時候,給他們「法路西=歐凡就是黑幕」的餌,你們覺得會怎麼樣呢?

薩茲:你想一口氣做掉騎兵隊嗎

戴斯利:還是說,會先和懷疑是下界干涉、生起恐懼心的人們自相殘殺呢?

.    這是迎向終點的戰爭啊
.    那你們要做什麼呢?一起享受這場宴會嗎?
.    還是--
.    要在起點,將一切結束掉呢(變身)
(戰鬥)


(打贏後)

戴斯利:時機正好
.    就把邀請函給你們吧

.    能拯救沒救了的他們的,只有Ragnarok而已
.    (貓頭鷹變成了飛機)
.    將繭從痛苦中解放吧


(看到石碑)

薩茲:這就是這條路的終點嗎?
.   真希望能推翻法路西的想法,找到夢幻的一手棋啊

牙:我們還在這裡的時候也沒這種東西啊

香草:恩,沒有。也許他有之後的紀錄

.   我們變成水晶以後的事情
.   呃……
.   被惡魔的下僕做為巢穴的繭,是廣大Pulse中全體生命的敵人
.   我們法路西感受到Pulse的意志,選擇路西並授與使命
.   命令他們接近Ragnarok,毀滅繭
.   Ragnarok展翅與惡魔的法路西做戰,試圖粉碎繭
.   可是,女神背叛了路西,封住了Ragnarok的力量
.   完成一半使命,沉睡著的路西,被不祥的Baldanders帶往繭
.   女神預言了

.   在繭中沉睡的路西,經過漫長時間,會再度甦醒
.   Ragnarok也會再度覺醒,讓繭從天墜落
.   女神的預言,是絕對的

薩茲:萬事皆休啊……

霍普:繭已經完蛋了嗎……

薩茲:那要全部都交給神明大人來救嗎?

冰雪:只要法路西還在,戰鬥就不會結束
.   那就動手吧!阻止戴斯利

薩茲:歐凡又該怎麼辦?

牙:只能保護他了,傷害到歐凡的話--

雷霆:現在只是開始別的戰爭罷了。路西……能阻止人的爭端嗎?

霍普:雷姊,你在繭裡時候說過
.   不是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是「去做」
.   我覺得現在就是那個時候
.   不管是多小的變化--就算只是人心也好
.   只要我們能改變什麼的話……

香草:要讓繭裡的大家都動起來?

薩茲:不要說不可能的事啊

牙:不說不可能的事的話,就不會開始啦?

香草:在繭裡的時候……我對煙火許了願
.   「希望能不傷害繭就能結束」
.   不過那是錯的
.   不能只是希望、不能只是祈禱
.   所以這次要發誓「絕對會保護好繭」

薩茲:不管掉到多深的地方,還是有希望能好好說出來嗎

冰雪:只有我們才做的到得事,對吧(拍霍普的肩)

雷霆:去拿回我們忘掉的東西吧


(飛機前)

即使是幻影--也決定要去追求
因為這是這趟旅程中所找到的,我們最後的心
即使無法碰觸、會被粉碎--
為了以後和某個人的聯繫

(搭上飛機飛回繭)


→第12章

 Posted by at 00:27:07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