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02011
 

由minara編寫,轉載請告知並保留妄想的境界連結:minara.ktx.tw

不保證內容的正確性,有抓到錯請告知,謝謝。

人名採自我流翻法,看不順眼的人請愛用取代功能。


歓楽都市ノーチラス
Nautilus — Maritime Resort


歓楽都市ノーチラス:観光艇ステーション

(香草蹲在地上)

薩茲:暈船嗎?

香草:……恩,沒事(站起來)

薩茲:這樣啊


(觀光艇內都是遊客)

薩茲:這裡沒有軍方的人在警備嗎
.   在這個城市裡,路西什麼的好像是別的世界的事呢
.   (看向螢幕)

.   喔~召喚獸的展覽耶,馬上要開始嘍
.   機會難得,去看看吧

香草:恩

(螢幕突然換了畫面)

新聞:在節目中為您插播一則臨時報導
.   襲擊了パルムポルム的路西,對市民無差別進行攻擊
.   (畫面上出現霍普和雷霆的影像)
.   現在仍在持續逃亡

.   聖府軍雖然追蹤路西的去向,但路西抓市民為人質
.   為了尊重人命,控制攻勢
.   (畫面閃過牙對軍方開鎗的樣子)

香草:(驚呼出聲掩住嘴)

薩茲:怎麼了?

香草:……我朋友

薩茲:他們被發現了啊

(聽到旁邊的人在說話)

路人:人質就和路西一起打死不就好了

路人:靠近路西的話,反正也會被流放嘛-

薩茲:(嘆氣)展覽的時間馬上就到了,走吧


(走向劇場的時候,香草顯得很沒精神)

薩茲:喂,怎麼啦?好好享受吧?

(吶的一聲,薩茲攤開手,香草笑著點點頭)

我知道馬上就要分離了--
所以希望能夠笑著過完這段時間


那是--以前在繭裡發生的,
與下界的戰爭故事

(劇場開始)

薩茲:夢想的開始啊

香草:恩……

(空中開始飛下片片光碟片,香草抓住了一片,中間飛出一隻精靈)

精靈:這是舞會喔,小姐!

(精靈們飛舞到空中,逐漸變成藍色在跳舞的人型,

舞台底部慢慢變成火燄,聚集成紅色的舞者,然後是巨大的怪物出現)

怪物:我乃粉碎繭的路西!
.   (噴火掃過全場)

薩茲:下界的襲擊嗎

(紅藍的舞者變成一對一,怪物繼續噴火,藍色舞者一個個消失
一陣狂風,乘著巨大機具的演員出現)

演員:和法路西一起守住繭!
.   (與怪物纏鬥)

怪物:完成使命!(變形)

香草:Ragnarok……?

演員:神聖的法路西啊!(也跟著變形,擊中怪物,發出強光)

(落幕後,無數光點飄揚,觀眾歡聲雷動)

香草:(只要我們不在的話……繭就能迎來和平嗎?)(眼淚流下)


(香草坐在椅子上休息)

薩茲:(怪聲怪調)小姐,要去哪裡呢?

香草:讓薩茲你決定吧

我,一直在笑啊--

薩茲:好!
.   就到ノーチラス主題樂園約會,和大叔一起玩吧

香草:可以去玩嗎?

薩茲:把使命忘掉吧,這樣的話也許這個(指向烙印)也會消失喔

香草:恩

薩茲:那,出發啦!


香草:ノーチラス主題樂園是?

薩茲:聖府所建的超大遊樂園
.   讓他們知道路西也能觀光

香草:回憶中的地方
.   --之類的嗎?

薩茲:我和多吉說好了
.   總有一天會帶他去的
.   至少想讓他聽聽那裡的事情

香草:會再見面的,一定

薩茲:……說得也是
.   都知道他人在哪裡了

香草:我可以一起去嗎?

薩茲:啊,當然可以啊
.   那你呢
.   有沒有想見什麼人呢?

香草:想見的話--(笑)

薩茲:什麼啊,真是個孤單的傢伙啊

香草:(蹲下)……恩

薩茲:開玩笑的,不是嗎……

香草:(站起來)才不孤單呢!

原本想全部都說出來的
當這如同美夢一般的時間結束的時候--


(陸行鳥樂園!)

香草:嗚哇~

(薩茲的小陸行鳥飛出來,在香草肩上跳跳跳)
薩茲:喔! 他也很興奮呢

香草:能交到朋友就好了

薩茲:多吉最喜歡陸行鳥了。一直想看這邊的陸行鳥呢

香草:去看看吧!


(走進陸行鳥牧場)

薩茲:(掩住鼻子)都是鳥的味道……
.   這還真難過……

香草:(看著地下的草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有著讓人懷念的味道,下界大地的--

(小陸行鳥飛走了)
薩茲:喂!等一下!

(找出小陸行鳥!)


(看到小陸行鳥在和大陸行鳥玩)

香草:好像已經處得很好了耶

薩茲:果然和同伴在一起最幸福啊

香草:(摸上大陸行鳥的脖子)開心的事情加倍、難過的事情減半

薩茲:一個人會害怕的事情,也是有同伴在就能做到嗎

香草:(點頭)

(小陸行鳥又飛起來,停回薩茲頭上)

香草:不過最棒的還是爸爸,對吧?

薩茲:那當然
.   謝謝你啊,香草

.   這下子等見到多吉的時候,就能跟他說陸行鳥的事了
.   多吉現在正被軍方保護

香草:你是說PSICOM嗎?

薩茲:恩,因為是繭的路西
.   因為不清楚使命而接受檢查
.   我要向軍方投降

香草:咦?

薩茲:當然,路西會被處刑吧
.   不過軍方那些人也不是鬼,

.   應該會聽我說最後的心願的
.   處刑之前,一眼就好,讓我再見一次多吉--
.   和他說陸行鳥的事情後,我就沒有遺憾了

香草:可是,等等!

薩茲:別擔心,不會把你扯進去的
.   你繼續逃亡,只有我要去自首(舉起雙手)

香草:不是這種事情!

薩茲:抱歉了,香草

.   大叔,已經累了

香草:可是……那……
.   ……復仇呢?
.   害多吉變成路西是因為下界……
.   在報復之前不能死啊
.   我、我知道
.   エウリーデ的意外,我知道犯下那件事的路西是誰

薩茲:真的嗎!?(激動的抓住香草)

香草:引發那場意外的是--

(突然被掃射)

薩茲:(往上一看,看到躲起來的人影)可惡!到底躲在哪裡!?
.   快跑啊香草!

(衝出去卻也被士兵包圍,來的路也被封住)

薩茲:四面八方都被堵住了啊!


(逃跑突中路被突然出現的機器擋住)

薩茲:現在怎麼能被打倒呢!

(戰鬥)


(打贏後,兩人在原地喘氣,小陸行鳥突然從薩茲頭上往前飛,前方竟是薩茲的兒子)

多吉:找到你了~!
.   (跑過來抱住薩茲)
.   爸爸,我抓住你了

薩茲:多吉,為什麼--

多吉:我們說好了嘛!(小陸行鳥飛到多吉頭上)

薩茲:可是,你到底是--

.   (慢慢摸上兒子的臉,但兒子卻發出光芒把薩茲彈開)
.   (多吉變成了水晶)

.   多吉! 等等、等一下啊!

(眼鏡大姊姊ジル・ナバート(Jihl Nabaat)(後面先寫成那蓓特)帶著手下走出來!)

薩茲:喂、多吉……(再次摸上多吉,指尖傳來的卻是冷硬的水晶觸感)
.   騙人的……騙人的……多吉……

那蓓特:「抓住」下界的路西
.    那好像就是多吉的使命呢

.    你兒子身為繭的路西,不起地完成使命,
.    應該要以他為傲啊,卡茲洛依先生?

(香草擋在薩茲前面)

那蓓特:我們借用你兒子的能力--能感應到下界的東西
.    監視著你們
.    連一句感謝都沒說過呢
.    也多虧了他,我們得到了關於路西的貴重資料
.    要向你們道謝的話,什麼才好呢--
.    (將一張卡片丟到薩茲面前,投影出之前牙和香草的影像)

.    這是解析過的能源設備監視影像
.    是引起那場意外的路西
.    雖然影像有點不清楚,不過一看就懂了不是嗎
.    就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影片中)
香草:吶,住手吧?
.   使命那種東西就算了!

牙:才不好!
你想變成怪物嗎!

香草:我---

牙:別放棄啊
重要的事要好好做
聽好,我們是繭的敵人
所以啊
如果更加像敵人一樣大鬧的話,也許就會回復成真正的路西了
把法路西一口氣打壞!(看向窗外)

(後面突然出現小孩子的聲音)

多吉:你們在做什麼?

(窗外的法路西突然噴出炎漿,也開始劇烈地震,多吉一邊喊著爸爸,手上出現了烙印)


薩茲:香草……(看著兒子的水晶)

香草:(快哭了,一句話都答不出來)

那蓓特:因為她襲擊了エウリーデ峽谷,剛好在那邊的多吉就被選為路西
.    真諷刺啊,你打算保護的--
.    就是你兒子的仇人

香草:……不要!!(哭叫著跑掉)

(士兵們鎗口對準香草,被那蓓特阻止開鎗)

那蓓特:等等
.    (走向薩茲)
.    在被我們處份之前,你不想親手解決嗎

(薩茲追向香草)

士兵:那蓓特中校,為什麼……

那蓓特:(摘下眼鏡)跟著他們,收集資料

.    這是路西們的自相殘殺喔?


(香草這邊)

為什麼逃跑了呢……
明明知道結果是一樣的

(香草眼前突然出現薩茲!)

薩茲:你是最差勁的垃圾
.   老是在說謊,把人耍得團團轉(雙鎗指向香草)
.   你想把多少人扯進來才甘心啊

香草:我--

薩茲:是個膽小的死神
.   光是活著就會給人添麻煩
.   --別活下去了!(開鎗)

香草:(後退跌倒在地,發現身上沒有傷口,才驚覺那是幻影)

薩茲:你想輕鬆點吧? 用被殺來贖罪吧(消失)

(真正的薩茲趕到)

薩茲:(舉鎗指著香草)香草

香草:我的名字是--Oerba Dia Vanille
.   從Gran Pulse來的路西
.   是生活在繭裡的人們的--敵人
.   (攤開雙手)報你的仇吧

薩茲:開什麼玩笑!
.   死了就一切都結束了嗎!你以為死了就能被原諒嗎!

香草:那麼……
.   那麼該怎麼辦才好!不管活著死掉都不行,我要怎麼做!

薩茲:不要問別人!你自己想啊!

香草:我不知道啊!(哭出來)

薩茲:……啊,我也是(放下槍)
.   已經完蛋了,怎麼樣都沒辦法了
.   現在就算對你開槍……(跪倒在地)
.   就算活著也

(薩茲的烙印發光,召喚獸出現)

薩茲:隨便你吧,怪物

香草:(衝到薩茲面前,回頭)不要死

(召喚獸開始攻擊,香草低下頭不敢看,薩茲卻站了起來對召喚獸開槍)

薩茲:(走上前)這混蛋!!!

(收服召喚獸開始)


(收服以後,薩茲的槍指著香草,香草後退幾步後,張開手,閉上眼睛)

薩茲:兒子的仇人啊

.   (放下槍)我沒辦法對小鬼開槍

香草:(哭著跪在地上)

我不會忘記薩茲的溫柔的……

薩茲:(將槍對準自己腦袋)
.   已經--夠了

(香草低下頭,只聽到槍聲響起)


(穿上拘束服的香草和躺在箱子裡的薩茲被士兵押著帶往飛行船)

那蓓特:慎重對待他們
.    他們可是維護繭的安寧的--
.    重要道具

我們是世界的敵人
如果被處刑的話,繭就能回到和平的日子,這是大家所期望的--


→第9章

 Posted by at 00:23:18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