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02011
 

由minara編寫,轉載請告知並保留妄想的境界連結:minara.ktx.tw

不保證內容的正確性,有抓到錯請告知,謝謝。

人名採自我流翻法,看不順眼的人請愛用取代功能。


商業都市 パルムポルム
Palumpolum - Capital of Commerce


(空中部隊)
羅修:傳達給各部隊
.   我是本作戰指揮,PSICOM的羅修
.   現在繭全體都畏懼著下界的陰影

.   繼續放任路西在暗地裡活動的話,
.   將會導致毀滅性的混亂
.   讓我們聖府賭上性命所保護的繭,他的和平與安定毀於一旦
.   下界的路西是人們恐懼的敵人
.   確實抹殺他們
.   不管要犧牲多少都無所謂
.   --以上
.   (拿下通話器,自言自語)

.   如果失敗的話,連市民也會犧牲


(部隊整備中)

士兵:特殊機動小隊到達!
士兵:盡快開始作戰行動

(雷霆和霍普躲在一旁觀看軍隊的行動)

霍普:強行突破吧
.   總之到了車站後,就會有前往伊甸的列車--

雷霆:在這種狀況下行動?

霍普:讓他停下來後劫車的話

雷霆:要就這樣一路打進聖府中樞嗎?
.   還真的很像繭的敵人呢

霍普:因為是諾拉作戰。
.   母親的仇人不只是冰雪,
.   聖府也有責任
.   說要戰鬥的不就是雷姊你嗎
.   如果一直繞遠路的話,總有一天會變成怪物的
.   在這附近有通往地下的入口
.   是不再使用的入口,所以軍隊也不會知道的

.   出了地下後,就進入城市了

雷霆:我知道了

霍普:往這邊


(繼續躲著看軍隊的行動)

雷霆:PSICOM是認真的
.   捨棄面子,動員了警備軍

霍普:……有個老舊的排水溝
.   走那裡面的話,敵人就不會發現
.   地下入口就在那前面


商業都市パルムポルム:食料培養プラント (ライトニング)

霍普:沒問題的,知道這個入口的只有小孩子

雷霆:馬上就會被發現
.   他們一定會要求增援並徹底進行搜索

霍普:那快點走吧

雷霆:這條路通到城市的哪裡?

霍普:那個……我沒往裡面走過……

雷霆:現在開始是探險了啊


(看到巨大的金色法路西)

霍普:這是製作食物的聖府法路西
.   我記得叫……Carbuncle
.   他也是敵人吧?
.   對於下界的路西來說……

雷霆:要動手嗎?
.   打垮他的話就會缺乏糧食
.   會被怨恨吧

霍普:不要說被怨恨了,早就被憎恨了啊

雷霆:恩,已經很夠了

.   還要背負食物的怨恨嗎(轉身離去)


(在裡面繞來繞去的時候)

霍普:明明是和聖府對抗的路西--
.   卻用聖府的法路西當路標前進,真是奇怪啊

雷霆:別在意
.   你從生下來的時候就仰賴著他啊
.   不只食物,光也好水也好,全部都是靠法路西
.   實際上繭是為了法路西而建的世界吧

.   人類應該說是寄生蟲或是害蟲

霍普:這樣嗎?
.   幫助人類又保護著人類--
.   法路西是很親切的吧,對一般人來說
.   大概是因為喜歡人類吧,所以很重視
.   (拍一下手)就像寵物一樣

雷霆:(瞪大雙眼)……飼養著

.   人類……是被豢養著的
.   這樣啊,原來是這樣
.   我是--被飼養著的
.   出生在法路西支持著的世界
.   靠著法路西給的餌長大
.   除了被飼養以外不知道別的生存方式
.   如果這種生存方式被奪走的話,會簡單的迷失自己
.   被飼主丟掉後,只剩下迷惘而已
.   霍普,你聽好

.   變成路西以後,我失去了一切
.   既看不到前方,也沒有希望
.   也開始厭惡去思考
.   所以我才戰鬥
.   覺得只要戰鬥,什麼都不想就好了……
.   這是逃避現實
.   為了這種戰鬥--
.   把你也捲了進來

霍普:請問……怎麼了

雷霆:停止諾拉作戰吧

霍普:為什麼!?
.   是雷姊你說要戰鬥的

雷霆:我是錯的!

霍普:(一時語塞)……這算什麼
.   明明說要用戰鬥消除迷惑的,要丟下我嗎

雷霆:(扶住霍普的雙肩)不會丟下你的

.   我會保護你


霍普:我完全不懂
.   (握住被手套遮住的烙印)
.   我們是路西,總有一天會變怪物
.   是繭的敵人不是嗎
.   如果諾拉作戰不行的話,不就要默默等死嗎?

雷霆:戰鬥是沒有意義的

霍普:那樣的話,什麼樣的作戰才可以

.   是哪裡不對了

雷霆:我也迷失了
.   只是……沒有希望的戰鬥,一定是錯的

霍普:你說希望……
.   根本沒有那種東西啊,對路西來說

雷霆:你就是Hope(希望)吧

霍普:那種名字,我才不要呢

雷霆:和我一樣啊
.   雙親過世了……

.   為了保護賽拉,我快想快點長大
.   所以我成為了「雷霆」
.   我想只要捨棄雙親給的名字,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   ……因為還是小孩子
.   「雷光」嗎--
.   發光著消失,什麼都沒留下來
.   別說保護了,只是傷害對方而已
.   (走到霍普旁坐下)

.   賽拉都跟我說了,我卻不相信她--

(看到賽拉的幻影)

賽拉:找到你了

(雷霆站起來,耳邊卻浮現自己那時說的話)
雷霆:如果你真的是路西的話,那了結你就是我的工作

賽拉:好過份喔

雷霆:……只是傷害對方而已
(看到賽拉和冰雪相處的幻影)
.   相信她的……只有冰雪

霍普:別說了!
.   那傢伙的事……
.   就算討厭也會想到啊
.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之後又會怎麼樣之類的
.   那個時候,腦海中浮現的他的臉……
.   在笑啊
.   媽媽都過世了--
.   (雷霆想拍他的肩,但霍普馬上站了起來)

.   我知道的!
.   不管怎麼樣都沒有用
.   雖然不能原諒,可是也不能重來
.   她不會回來了!
.   只要戰鬥的話,就可以不用去想難過的事情了
.   放棄的話,也就會感到比較輕鬆--
.   可是,你突然說什麼希望……
.   (手被雷霆握住)

.   對不起,亂七八糟的

雷霆:是我的錯


(接近出口時,霍普低頭看了看烙印,又抬頭看向頂端)
雷霆:我送你回家

霍普:為什麼--

雷霆:沒有希望而戰鬥,並不是生存的方式
.   只是求死而已
.   我希望你啊--
.   能夠懷著希望(hope)活下去

.   所以命由我來保護,但希望--
.   我已經弄丟了
.   可是,家人的話……

霍普:現在就算見到爸爸,希望那種東西也……
.   以前我講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   更不可能會相信路西的話

(地板升起)

霍普:你相信他吧?

雷霆:……恩


(一出地面就聽到新聞)

新聞:剛剛聖府召開緊急會面,
.   宣布「已經鎖定持續逃亡中的路西潛伏地點」
.   以及「逮捕下界路西,實施公開處刑」
.   潛伏地點以及目擊影像,是由Palumpolum傳過來的
.   (巨大的電視牆畫面一轉,正是從高處拍攝的雷霆和霍普)

(被軍方包圍)

羅修:對方是路西,確實殺死他們

.   不要想成「兩人」,想成兩隻

雷霆:由我突圍,你拼命逃吧

霍普:可是……!

雷霆:活下去

(霍普傻愣了一下,附近傳來爆炸聲,接著是包圍的士兵被打倒,冰雪和牙出現)

牙:怎麼辦啊,這個數量
.  正面突破的話--

冰雪:和兩個笨蛋一起正面突破!
.   (召換出Shiva,製造出巨大的冰柱)

.   牙!(把槍丟給牙)
.   (騎上Shiva變成的機車,牙跟著跳上去,機車順著冰構成的軌道騎下)

霍普:那傢伙!

(牙在車上對著軍隊掃射,士兵們雖試著還擊不過追不上速度,一瞬間羅修身旁的士兵就倒了一個,旁邊的武器也被擊中發生小爆炸)

羅修:別退縮!往上升!(飛空艇離開)

(雷霆也解決了大多數的士兵)

冰雪:(車從雷霆頭上飛過去,著地)大姊!

雷霆:(把霍普推向冰雪,舉起刀)拜託了。

冰雪:大姊,聽我說--

雷霆:快走!

冰雪:賽拉會得救的! 會醒過來的!

雷霆:保護好霍普!(轉身跑走)

牙:第三個笨蛋啊

士兵:別跑!

冰雪:(把霍普丟上車)好久不見!(發動機車衝過士兵,只傳來開槍!開槍!的呼喊聲)

(霍普沒抓穩摔下來,爬起來時正對著士兵的槍口)

冰雪:(騎車撞開士兵)躲好! 讓我來!

(戰鬥)


(戰鬥結束,霍普走向冰雪)
冰雪:怎麼了?

霍普:……你之前在做什麼?

冰雪:啊,被軍方抓住了

霍普:--啊?

冰雪:不過並不是敵人
.   叫做「騎兵隊」,和PSICOM是不同的部隊
.   隊長雷因斯要借用我們路西的力量
.   所以,英雄再度登場!

霍普:軍方站在路西這邊? 莫名其妙

冰雪:軍方也有很多種人在啊

.   也有喊著「打倒聖府!」的人
.   別擔心,敵人就讓我來解決
.   走吧


(逃跑時看到軍方仍在找他們)

冰雪:你給人的感覺改變了
.   沒有那種稚氣的感覺了

霍普:因為是路西,不戰鬥的話

冰雪:要和軍隊那種東西戰鬥的--
.   只要有笨蛋就夠了

霍普:(回想起母親的身影、母親持槍的身影)
.   戰鬥的人是笨蛋嗎?

冰雪:……死掉的話就沒意義了

(霍普非常不能接受的樣子)

冰雪:總之你不要亂來
.   戰鬥就交給笨蛋吧
.   諾拉比軍隊還要強啊(繼續往前走)

霍普:(瞪著冰雪的背影)那傢伙……笑了……(握住雷霆給的匕首)


(手機響)
冰雪:是我,怎麼了?

牙:什麼怎麼了!
.  為什麼不聯絡!

冰雪:抱歉,我忘了

牙:真是……狀況呢

冰雪:很好很好,霍普也是
.   你們那邊沒事嗎?

牙:那當然啊(把電話交給雷霆)

.  要和那邊會合,你決定地點吧
.  這是加密過的線路,別擔心情報洩露

冰雪:大姊,你在那裡嗎?

雷霆:誰是你姊啊


(另外一邊的軍方)
士兵:這裡是我們部隊的轄區
.   是我們自己守護的城市!
.   我們的意見至少也--

羅修:告知各部隊

.   解除武器使用限制
.   全兵器自由使用
.   使出全力討伐路西
.   --以上

士兵:全兵器,你想在街上開始戰爭嗎!

士兵:都還沒疏散完居民,會有多大的被害--

士兵:你根本就不懂現場是怎樣!!

羅修:(拔刀指著士兵)是你們沒看清事實

.   你們以為害怕著下界,希望抹殺路西的是誰
.   不是聖府、也不是軍方
.   是民眾!


(在通話中的主角們)

雷霆:會合地點是霍普的家
.   フィリックス街35之A

冰雪:好,那等等見啦
.   幫我和牙問好

雷霆:(對著牙指了一下手機)霍普就拜託你了

冰雪:交給我吧
.   會合以後我再跟你說賽拉的事情
.   總之她會得救的
.   還有希望

雷霆:冰雪--
.   聽我說,是霍普的事
.   那孩子的母親--

(說到一半,手機就被霍普拿去)

霍普:雷姊,是我
.   果然--(訊號越來越微弱)
.   總之(雜音)作戰也(雜音)

雷霆:霍普!?霍普!
.   喂!回答啊!!

霍普:對不起

雷霆:霍普!?

牙:你在急什麼
.  被妨礙了吧
.  還有話要說的話,先會合吧
.  我走前面,支援拜託了
.  暫時讓腦子冷靜點吧


(移動途中)

雷霆:(盯著牙手臂上的烙印)你是誰?

牙:(抓抓頭)要從哪裡說起呢--

.  雖然已經死了一半,不過和你們一樣是路西
.  不一樣的是--
.  我不是繭裡的人
.  我的故鄉是Gran Pulse
.  是你們所憎惡的,下面世界
.  在Gran Pulse成為水晶沉眠著
.  --可是呢,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繭裡了
.  繭會變成這樣、
.  你們會被捲入、

.  都是因為我和香草醒來的緣故


(換到冰雪和霍普這邊,看到軍方在引導居民移動)

冰雪:聖府對法路西唯命是從。
.   目標並不只有路西
.   就像那樣帶他們走,打算流放全部人

霍普:又牽連到沒關係的人了

冰雪:不要覺得什麼都是自己的錯

霍普:……太不負責任了

冰雪:還有事可以做

.   盡情大鬧一場,吸引軍隊的注意力

霍普:把敵人引過來?

冰雪:我被交代要保護你
.   可是也想救出全部人
.   要保護哪一邊是個難題啊
.   大笨蛋是想不出解答的
.   知道沒辦法可還是兩邊都要保護!

霍普:(瞪著冰雪沒講話)

冰雪:抱歉,能陪我一下嗎
.   你只要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兩人跑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已經有士兵在那邊了)

冰雪:不好!

(兩人走入人群)

士兵:你沒事吧!冷靜下來避難--(還沒說完就被冰雪一拳打在臉上)

(當旁邊人群陷入混亂時,冰雪撿起士兵掉在地上的槍,對空射擊)

冰雪:我是下界的路西!

.   殺光全部人!

(人群開始逃跑)

霍普: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冰雪:(丟掉槍)大家都被捲進來了

(飛行部隊出現並開始掃射,冰雪推著霍普就地找掩護)

冰雪:他們就算有人在也會毫不在意的開槍
.   根本不管有多少人平白死去!


(之後看到落單的小女孩)

霍普:你……沒事吧

(小女孩非常害怕接近的霍普,尖叫著把娃娃丟向他)

附近的民眾:「別靠近她!」 「路西混帳!」
「要救出小孩子!」 「叫軍隊過來!」
「別對我女兒動手!」 「我們也會戰鬥的!」 「保住繭!」

(小女孩推開霍普,跑向民眾那邊,留下掉在地上的娃娃,抱住媽媽痛哭)

母親:好好,沒事了喔

(霍普呆坐在地上,冰雪說了一句可惡後走向前,面對慢慢逼近的民眾)

(冰雪亮出手上發出藍光的烙印,民眾一哄而散,

然後冰雪瞄準招牌射擊,讓招牌擋死了和民眾之間的路)

民眾:「是怪物啊!」「會被殺掉!」

霍普:(撿起掉在地上的娃娃,輕輕擱在擋住道路的招牌上)
.   對不起

冰雪:要跑啦!

軍隊:(追上來)別跑!
.   開槍! 開槍! 開槍!

(冰雪撿了一台飛行器,拉著霍普往空中飛去)

(建築物屋頂)

冰雪:(丟了飛行器)出奇致勝
.   從這裡開始用走的


(走一段路後,霍普隨意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冰雪:(指向前方)フィリックス街是在那邊吧

霍普:(低頭沒有回話)

冰雪:還蠻遠的嘛
.   (看到空中的廣告招牌)「全家人一起的明亮生活」--上面這麼寫
.   真的,好遠啊

霍普:都已經是路西了,哪還有什麼家人

冰雪:別這麼說嘛
.   雖然沒什麼緣份,可是很讓人憧憬啊
.   嘛,總有一天會得到的
.   救出賽拉、保護好繭……

霍普:怎麼做?

冰雪:該怎麼做呢
.   我雖然想保護好大家,可是大家都討厭路西
.   就算這樣也不想傷害別人……
.   真傷腦筋啊
.   可是,只要不放棄的話,一定有辦法的
.   就算是路西也還是有希望--

霍普:那種事情無所謂

(空中飛過戰鬥機,打壞了那面廣告看板)

霍普:路西的希望--
.   只有被殺而已!


霍普:我有話想問你。

冰雪:什麼?

霍普:你很憧憬著家人對吧
.   那,如果你的家人被奪走了呢?

冰雪:帶回來

霍普:沒辦法帶回來呢?
.   如果被誰奪走了呢?

冰雪:那就不能原諒了
.   --怎麼突然?(上下打量)
.   哪裡痛嗎?
.   (身後出現追擊機)(龍蝦!)
.   一個接著一個--

霍普:怎麼能被打倒呢!(衝上前)

冰雪:喂!霍普!

(戰鬥)


(戰鬥結束後,霍普扶著自己的雙膝)

冰雪:在那裡稍微休息一下吧?

冰雪:(從販賣機買了一罐啤酒,遞給霍普)

霍普:我不喜歡那個。

冰雪:……這樣啊
.   我倒是蠻喜歡的

(霍普抬起頭,一瞬間看到了媽媽站在欄杆旁的幻影,就像以前一樣)

霍普:不行了……(站起來面對冰雪
.   你的希望是?

冰雪:(打了個嗝)我剛剛說啦,
.   救出賽拉、保護好繭,
.   「全家人一起的明亮生活」
.   嘛,路還很長就是--
.   (看了看手上的烙印)

.   不,很短啊
.   不管怎麼樣,只要有希望的話一定有辦法的
.   和路西沒有關係,活著就要戰鬥(順手將空罐丟進旁邊的垃圾桶)

霍普:如果戰鬥時牽連到別人呢?
.   如果因為你的活著就要戰鬥--
.   毀掉了別人的希望呢?
.   死掉的話,你的責任呢?
.   你要怎麼償還那些人

冰雪:(轉身扶住欄杆)……怎麼還啊
.   要怎麼償還已經死掉的人啊
.   根本沒辦法帶回來了,口頭道歉又有什麼用

霍普:好差勁……
.   都牽連到別人了,這算什麼啊

冰雪:啊對啊! 牽連到別人害他死掉了!
.   沉重到讓人不知道
.   補償的方法或是道歉的方法--

.   現在只有往前走了
.   在找到補償的方法之前,
.   只有戰鬥,然後活下去而已

霍普:什麼往前走啊!
.   只是找藉口逃避而已

冰雪:那負起責任去死就好了嗎!

霍普:你就去死啊!(突然爆氣)

(衝擊破壞了欄杆,冰雪掉了出去,雙手抓住牆邊)

霍普:(走近俯視冰雪,轉開匕首)ノラ.エストハイム
.   ……是我母親的名字
.   因為你而死掉了!

冰雪:你--
.   就是你嗎!?

(霍普大叫著要刺下匕首時,剛好軍隊發現了他們往這邊射擊,強烈的爆炸衝擊讓霍普也掉下屋頂,冰雪往下跳抱住霍普用身體保護他,在撞到許多東西後,兩人掉到地上)


另外一邊,牙繼續敘述著醒來時的事

〝我們為了尋找遺忘的使命,在繭裡徘徊。〞

第5日 エウリーデ峽谷‧エネルギープラント

香草:別做了吧!?
.   忘了路西的使命也沒關係啊!

牙:你在說什麼!
不想起使命解決掉的話,你會變成屍骸的

香草:可是,那麼小的孩子變成了路西……
.   這太奇怪了!

牙:……恩,最糟糕了
.  可是,如果我們拋下使命的話,法路西會找下一個路西的

.  就像前天那個女孩子一樣
.  雖然不知道被交代了什麼,可是我們只有去做了啊

香草:可是--

牙:難道放棄使命後,繭那些傢伙就會放過我們嗎?
.  只會聯合起來殺我們而已
.  (扶著香草的肩膀)吶,香草
.  別再跟我吵了--
.  兩個人一起逃離這個都是敵人的世界吧(扶著香草走進電梯)

香草:牙?

牙:現在你一個人先逃,我把敵人引開
.  別擔心
.  不管你逃到了哪裡,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  (設定好電梯後把操作面板打壞,推住香草不讓他離開,自己跳出電梯)

香草:(被逐漸關上的門遮住視線)等等!牙!
.   牙! 我不要! 為什麼!

牙:(扶著電梯門)才不會讓你變成屍骸呢
.  (迎向追兵)繭裡的混蛋!你們的敵人在這裡!

想著該和敵人纏鬥到什麼程度呢,就和香草錯開了
那之後,我被雷因斯的騎兵隊撿到
雖然一直都在找香草,卻一直找不到……
不管是香草、還是使命--


雷霆:賽拉總有一天會從水晶中醒來嗎?

牙:恩……
.  因為我們是沒用的路西,
.  才讓你妹妹變成了路西
.  抱歉,對不起

雷霆:(打牙一巴掌)

牙:只有一下?

雷霆:不要以為這樣就算了
.   要不要原諒你要給賽拉決定

牙:說了和冰雪一樣的話啊
.  他沒揍我就是了

雷霆:你也和冰雪說了嗎?

牙:恩
.  幸好有道歉
.  覺得輕鬆了一點呢

雷霆:你是為了讓自己輕鬆才道歉的嗎

牙:--也許吧
.  那你呢

.  揍了人後也有點感到爽快吧?

雷霆:什麼都沒有解決啊

牙:那我還真是被白打了


雷霆:フィリックス街就在前面了
.   離霍普的家還有一段距離

牙:不用趕吧

雷霆:穿過那道閘門吧


牙:要聯絡看看嗎?(甩甩手機)

.  還是被妨礙啊
.  算了冰雪的話會有辦法的吧

雷霆:只能相信他們平安無事了啊
.   吶,牙
.   香草他們也不會有事的
.   如果抓到了路西,聖府一定會發表聲明的

牙:不殺掉好~可怕的路西的話,大家就沒辦法安心嗎
.  說到繭裡面的人啊
.  該說是膽小還是麻煩呢

雷霆:繭裡的人
.   幾百年來都被法路西養著,
.   也持續對於下界的侵略感到恐懼
.   如果不是因為賽拉的話,
.   我也會以軍人的身份,狩獵路西
.   因為相信那是被詛咒的敵人

牙:和Gran Pulse很像啊
. 繭是飛在空中的惡魔巢穴,總有一天要攻下他
.  --是這麼相信的

雷霆:你成為路西是為了要和繭作戰嗎
.   毀滅繭是你們的--
.   不--
.   是我們的使命嗎

牙:在繭裡醒來之前--
.  我們是以水晶的狀態沉睡著
.  --也就是說,在以前完成了某種使命吧
.  為什麼想不起來呢
.  明明都記得小時候的事情

.  卻偏偏沒有重要事情的記憶
.  一片白……是沒顏色的世界
.  就算試著回想,腦裡還是一片空白
.  等醒來的時候,烙印已經是這樣了
.  和香草兩個人在一起,失去了記憶和使命

雷霆:說失去,你正在找嗎?
.   以下界路西的身份--
.   以繭的敵人的身份--

牙:路西啊繭啊的,那種事情無所謂

.  不快點找出使命解決掉的話
.  香草會變成屍骸的
.  只要她平安無事,我變成怎麼樣都無所謂


牙:我說雷霆啊

雷霆:叫我雷就好

牙:你看過香草的烙印嗎?

雷霆:沒有?

牙:……這樣啊
.  變成屍骸前還有多少時間,看烙印的狀況就知道了

.  箭頭會增加、最後會出現眼睛
.  眼睛完全張開的時候,就是屍骸了
.  --讓我看看(靠近雷霆胸口)
.  完全沒事,放心吧
.  可是不能掉以輕心
.  速度也是因人而異的
.  似乎會在受到驚嚇後一口氣增加
.  香草的烙印狀況應該加重了吧

.  不快點幫他的話就回不去了

雷霆:下界嗎?

牙:Gran Pulse
.  聖府似乎禁止人類離開繭
.  那樣的話,就打垮聖府然後回去

雷霆:那就是希望嗎
.   我已經失去了
.   失去了賽拉被迫成為路西
.   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   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得救,也開始厭惡去思考
.   現在總之就是要和聖府戰鬥,沒有任何目的
.   即使戰鬥後打倒了聖府,前方也什麼都沒有
.   那只是求死罷了
.   --沒有希望而戰

牙:賽拉呢?
.  沒有戰鬥的目的?你在說什麼?
.  當賽拉回復的時候,你不想見他嗎
.  賽拉還有得救的希望

.  在那之前戰鬥,活下去吧
.  這不是很簡單嗎

雷霆:……恩(空中掠過軍機)
.   他們--

牙:被軍方發現了嗎


(冰雪醒來,看到倒在旁邊的霍普,試著搖醒他,霍普卻完全沒反應,冰雪看著空中仍在搜尋自己的軍機,咬牙背起霍普。)

(走一走看到掉在附近匕首,冰雪撿起來,收進口袋裡,之後硬撐著離開)


(冰雪扛著霍普,爬到一個平台後倒下來休息,不久後又背起霍普繼續往會合地點前進)

(聽到遠方傳來鎗聲)

冰雪:大姊他們嗎……?
.   (霍普醒來)
.   唷

霍普:(驚訝)為什麼要救我--

冰雪:我被人拜託要保護你
.   大姊啊,還有……

.   諾拉小姐
.   對不起
.   諾拉小姐……是我的錯
.   因為我太蠢了,把她捲進去
.   我道歉,讓我償還你吧

霍普:……你明明說沒辦法償還的

冰雪:道歉又怎麼樣的,我說了很過份的話啊
.   要怎麼樣才能償還,我完全不知道
.   所以沒有道歉

.   根本沒負起責任--
.   我覺得只是口頭上道歉根本沒意義
.   往前方走,如果找不到償還的方法的話
.   --我就連道歉的資格都沒有
.   不過,你也說了
.   拿往前走當藉口,我只是在逃避責任而已
.   奇怪,發作啦(很痛苦的樣子)
.   吶,霍普

.   我的責任我自己擔
.   不會逃避會負責,絕對會償還你的
.   (將匕首遞給霍普)拿去吧
.   這是大姊的吧

霍普:為什麼--

冰雪:那是賽拉送給大姊的
.   是護身符
.   大姊把那種東西交給了你

.   所以,讓你拿著也是當然的
.   我會尋找償還的方法的--
.   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   如果怎麼樣都沒辦法的話
.   會找出讓你能夠接受的方法,負起責任

霍普:不會回來了喔
.   就算你負起責任--
.   媽媽也不會回來了

冰雪:……對不起

霍普:我一開始就知道了
.   雖然知道……
.   還是想怪在誰的身上,恨著對方……(將匕首收起來)
.   沒有目的的話,也就不能戰鬥了

冰雪:不是別人,就是我的錯吧
.   只要我償還你就好了
.   --在償還之前,活下去吧
.   (一個站不穩跌倒,霍普也摔在旁邊)

.   不好……
.   (辛苦地扶著牆站起來,靠在牆上,轉身看到站著的霍普)
.   什麼啊……你站得起來嘛
.   看你這麼有精神……我就安心了。
.   我也要……稍微休息一下了……
.   (龍蝦再度出現)
.   快跑!
.   快走! 這傢伙由我--(被打飛)

霍普:冰雪!?
.   一直在逞強……你是笨蛋嗎
.   你--
.   你如果死了的話,不就不能償還了嗎!

(絕體絕命之際大姊姊出現!)

牙:我們來幫忙啦

雷霆:冰雪呢--

霍普:還活著!

牙:做好準備大幹一場了嗎?

雷霆:要對這傢伙說抱歉了


(戰鬥後,霍普將小刀還給雷霆)

霍普:諾拉作戰……失敗了

雷霆:(抱住霍普)
.   會保護你的……
.   由我來保護

霍普:雷姊--
.   那個……我也是

.   可以的話,我也想要保護雷姊

(雷霆放開霍普,輕輕彈了一下他的額頭)

牙:也關心一下這邊啊(蹲在冰雪旁邊)

雷霆:他不會這麼簡單就倒下的
.   (扶起冰雪)
.   因為他就體力好而已啊

就算受傷了,還是有溫暖歡迎自己回去的場所
像那樣子的故鄉 一定我們也--


(霍普家門口,霍普怕怕的按了電鈴,沒多久爸爸就衝了出來,又驚又喜的看著他)

霍普:媽媽她--


(家中客廳,聽了霍普說明後,爸爸掩著臉)

爸爸:諾拉……

霍普:爸爸
.   我,那個……
.   ……我去那邊(走到客廳另一端)
.   稍微休息以後,馬上就會離開

.   包庇路西的話,爸爸你也--

爸爸:(用力搥一下桌子)
.   別說傻話!
.   你的家就在這裡!

(霍普坐到爸爸身旁)
(牙在門後面看著父子倆,有點欣慰的轉過身)


(牙轉開電視)

新聞:這是パルムポルム發生的路西事件後續報導

.   路西持續逃亡中
.   軍方正拿出全力追蹤
.   外出之時,請遵從當局的指示,注意自身安全

牙:(看著霍普和父母的合照)家人啊……


(另外一邊的雷霆也看著新聞)

新聞:在這陣子的混亂中,可能有和路西接觸過的市民,接近2500名
.   現在正由聖府保護中
.   緊急世倫調查的結果--

.   大多數意見都認為和路西接觸過的人毫無例外都應流放到下界

(床上的冰雪裸著上半身,傷口已做過緊急處理不過似乎還不能行動自如,他悶哼了一聲試著坐起來)

雷霆:你躺著吧

冰雪:好~(躺回去)
.   (看到雷霆拿著匕首坐到床邊的椅子上)
.   怎麼,把護身符拿回來啦?

雷霆:是霍普還給我的
.   好像已經不需要了

冰雪:這樣啊

雷霆:太沉重了
.   賽拉變成那樣
.   和她有關的回憶,全部都變成了後悔……
.   責怪著當時沒有相信她的自己
.   因為回憶太過沉重了,直到現在我還在逃避(雙手握住匕首,抵在胸口)
.   吶,冰雪
.   那個……
.   對不起,原諒我吧

冰雪:什麼?

雷霆:很多事情

冰雪: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我就原諒你

雷霆:等賽拉回來的時候你自己問她吧

冰雪:……也是

(兩人話講完看到霍普站在房門口)

霍普:爸爸想和你們說話


(大家都在客廳)

冰雪:(對著霍普的父親跪下)是我的責任

.   (低下頭)非常對不起

(霍普的父親嘆了口氣,低下頭扶住額頭)

霍普:如果沒有冰雪的話,我也回不來這裡

爸爸:冰雪,諾拉她……
.   我太太她有說什麼吧

冰雪:霍普就……
.   她說霍普就拜託了

(霍普的父親轉頭看向霍普,自己的兒子輕輕點頭)

爸爸:兒子蒙你照顧了

(看到這樣的結果,牙和雷霆都鬆了口氣)

爸爸:像這樣當面講話,很難相信你們會是繭的敵人
.   可是,這世界上憎恨著你們路西
.   不,不只是路西
.   幫助路西的人、接觸過路西的人……
.   更極端一點,連僅是和你們擦身而過的人也--
.   認為是被下界詛咒的人,應該要被流放

冰雪:是因為聖府對法路西唯命是從

.   法路西根本不把我們的命當一回事
.   我們會阻止的
.   打倒聖府、保護繭!

爸爸:打倒就好了嗎……
.   如果路西打倒聖府的話,大家會更加畏懼下界的
.   不只是害怕,會有很多人拿起武器站出來
.   --會發生什麼事情,想像得出來吧?

雷霆:盡力抑制的聖府消失的話,市民會開始狩獵路西嗎……

牙:那又怎麼樣!?

.  路西就要默默被作掉嗎?你覺得是別人的事才--

爸爸:已經不是別人的事了
.   現在我也是在你們這邊的,包庇路西,是繭的敵人

霍普:果然如果沒回來的話……

爸爸:(拍拍霍普的肩)你家就在這裡
.   該怎麼辦大家一起想吧

(突然停電,軍隊已經鎖定了霍普家)

雷霆:上面!

(敵人破屋頂而入,並丟下煙霧彈)

冰雪:霍普! 裡面!

霍普:你還有傷不行啦
.   我要留在這裡
.   爸爸就拜託了

(冰雪握住霍普的手,笑了一下,之後帶著霍普爸爸走掉)

(霍普一回頭,就是士兵指著自己的鎗口,雷霆一個回身把士兵踢翻)


(冰雪與爸爸這邊)

爸爸:結束了嗎?那他們--

冰雪:沒事的,你兒子很強的

(兩人走出去看到大家,軍方第二波增援出現)

牙:喔~喔~ 了不起的數量啊

雷霆:接下來是要把整個房子打掉嗎(向冰雪招手,冰雪帶著霍普父親跑到這一側)

爸爸:霍普!(抱住)
.   還好吧?沒受傷嗎?

霍普:恩,爸爸呢?

爸爸:我也沒事

冰雪:讓我去(脫下外衣,舉在窗外,馬上引來射擊)

(雷霆想說話被冰雪阻止)

冰雪:別開槍!
.   我讓你們看看路西的真相!
.   (雙手高舉走出來,無數的紅外線準心照在他身上)
.   看好,這就是路西
.   怎樣,不是什麼怪物吧!
.   和你們一樣是人類!

.   在繭裡出生長大的人類!
.   知道了吧! 繭也是我們的故鄉!
.   就算是路西也不會想毀掉繭的!
.   想保護繭的心情和你們一樣!

(士兵紛紛陷入動搖「路西也是人」……)

羅修:你是Snow Villiers吧 (走過士兵,到達冰雪面前)
.   我是PSICOM的Yaag Rosch
.   我能理解你的主張,可是下界的威脅是繭全體的問題

.   你們路西光是存在,就會讓全部民眾陷入危險中
.   冰雪,你一個人的性命--
.   能夠交換繭裡數千萬市民的性命嗎
.   我做不到
.   所以,只有處份掉你們路西的命令
.   就是這樣
.   我基於自己的責任抹殺你
.   要恨的話就恨我吧

冰雪:開什麼玩笑!

.   路西很礙事的話,就只衝著路西來!
.   不要把沒關係的人命也捲進來!
.   現在馬上停止流放!

羅修:你以為我們喜歡流放嗎!
.   如果不除掉下界的威脅,就沒辦法抑制民眾的恐懼
.   就算會有所犧牲,如果停止流放的話--
.   繭會死亡的!

(聽了指揮官的話,士兵繼續往前,同時有東西丟出來)

羅修:瓦斯!? 是誰!?

(煙霧瀰漫中,士兵紛紛倒地)

羅修:你這混蛋--

(混亂中,一名士兵將鎗口對準羅修)


(屋內)
牙:離開這裡吧!

雷霆:霍普!把你爸爸綁起來!
.   你是被威脅,無計可施之下才包庇我們的
.   可以嗎?

爸爸:這樣的話你們

霍普:照她說的做!
.   我們果然是繭的敵人
.   就算我們沒那個意思,繭也不會容許路西
.   我和大家一起走
.   不管怎麼樣會活下去的
.   絕對不會死的
.   對不起
.   居然把爸爸丟下自己跑掉--

爸爸:你沒有逃避!

.   你不是在逃避,是往前邁進
.   往前走,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霍普:該做的事……路西的使命?

爸爸:那種東西無所謂!
.   你自己決定吧!

霍普:(抱住爸爸)
.   (放開)我走了

外面的冰雪咳嗽著站起來:可惡

(軍機又來了)

雷霆:下去!

冰雪:瓦斯那種小東西--

霍普:夠了退後吧!
.   我會連你的份一起打的!
(戰鬥)


(一架軍機墜落,又一架飛過來,探照燈打在眾人身上)

牙:可惡,又來了啊!?

(軍機被別架擊墜,後來的軍機著地後,士兵出現)

利古帝:唷,牙(拿下面罩)
.    我來接你了

牙:就愛搞小把戲
.  (向霍普等人揮手)快搭上去吧

(冰雪向霍普比了個姆指,後者對他一笑)

霍普:爸爸……

我們總有一天會忘記成長的家庭、還有家人的事情
根本沒有想過,和對方說的這句話,就是最後一句話了--


→第8章

 Posted by at 00:22:14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required)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